综合学习

拈连

  • 案例阅读
  • 知识学习
  • 案例分析
  • 拓展阅读
哥吃的不是面,是寂寞

张蕙和王喆在同一单位上班,由于共同的爱好,他们二人都选择了开放大学汉语言文学专业,进行系统的学习。为了学得扎实、深入,他们经常在一起探讨问题,常常会为了一个小问题争论的面红耳赤,互不相让。而巧的是,他们两人都对现代汉语专题课程的“网络语言”这个专题很感兴趣,觉得这个专题紧跟时代,而且契合年轻人的心声,所以结合学习内容,他们也特别关注网络语言,关注网络语言热点,尤其是网络流行语。有一天在中午休息时间,两人对于一句网络流行语“哥吃的不是面,是寂寞”属于什么辞格产生了分歧。王喆说,这句话运用了借代,张蕙却认为是比拟。二人各有各的理由和依据,争得面红耳赤。


“哥吃的不是面,是寂寞”这句话曾经在网络上流行火爆,该网络用语一时间成为网友们争相模仿的句式,连朋友聊天也会用这样的句式幽默一把。这个句式之所以特别,能够广泛流传,与修辞的作用是密不可分的。可是它的修辞性质究竟如何,到底运用了什么修辞格?张蕙和王喆的分析正确吗?

你可以进入知识学习,全面学习“拈连”,或直接参加话题讨论,与大家分享你的感受。

这个案例,涉及到拈连修辞格的使用问题。拈连就是利用上下文语境关系,把本来适用于甲事物的词语顺势拈来用到乙事物上面,前一项是正常搭配,由此出现的后一项是转义搭配,形成一种自然巧妙而又非常别致的组合。

例如:

①哼!你别看我耳朵聋——可我的心并不“聋”啊!

②天寒热泪冻成冰,冻不住心头的爱和憎。(阮章竟《送别》)

①中“心”本不能说“聋”,借上文的“耳朵聋”,构成了“心不聋”的搭配。②中热泪可以冻成冰,而“爱和憎”不能与“冻”搭配。作者巧妙地顺势拈过来说明“爱与憎”的强烈。

构成拈连的词语主要是动词。从其构成形式的特点看,拈连可以分为主谓结构和动宾结构两种形式。

主谓结构拈连的特点是,动词关涉的对象是主语,拈词是谓语,与动词涉及的对象构成主谓关系。

例如:

③桂芬慢慢地做到炕沿上,“他活着!”这些天来,她第一次恍悟到他活着,他学的这些技术也活着,他那个倔强的性格也活着,这才是一个人最主要的东西。——(茹志娟《离不开你》)

④水调数声持酒听,午睡醒来愁未醒。(张先《天仙子》)

⑤雪花纷纷扬扬,他的思绪也纷纷扬扬。(谢克强《咏雪》)

例③中“他活着”是主谓结构,拈连出的“技术也活着”、“倔强的性格也活着”,都是主谓结构。例④由“午睡醒来”到“愁未醒”是主谓结构。例⑤由“雪花纷纷扬扬”拈引出“他的思绪也纷纷扬扬”都是主谓结构的超常搭配,语义顺拈,更彰显了思绪之乱、之无由头、之纷杂,像雪花般扬扬,形象生动。

动宾结构的拈连,其结构特点是,作为拈连的动词与后面的词语构成动宾关系,动词的关涉对象在动词后面。

例如:

⑥“用小烟锅在羊皮烟包里挖着,挖着,仿佛要挖出悲惨生活的原因,挖出抗拒‘命运’的法子……” (杜鹏程《飞跃》)

⑦落榜不落志(新闻标题)

⑧于是,我打开了抽屉,不仅是打开了抽屉,我打开了我的心。( 巴金《随想录》)

拈连的前后两个部分是必不可少的,前面动词的常规用法是基础,后面的借用是创新,是表义的重点。“落榜不落志”的表义重点就在“不落志”上。

拈连从逻辑上看不符合常理,不符合词语组合的语义关联要求,但是从修辞角度看却是成立的,具有特殊的表达效果。

首先,拈连中的甲、乙两种事物通过拈词的关联,彼此间互相映衬,思想感情会显得更加深切。

在杨朔的名篇《荔枝蜜》中有这样一段话:“我不禁一颤:多可爱的小生灵啊!对人无所求,给人的却是极好的东西。蜜蜂是在酿蜜,又是在酿造生活;不是为自己,而是为人类酿造最甜的生活。蜜蜂是渺小的,蜜蜂却又是多么高尚啊!”在这段对蜜蜂的描写中,“蜜蜂是在酿蜜,又是在酿造生活”这一句,借助“酿造”的拈连运用,文字由写实进一步得到了升华,提出了富有诗意和哲理的思想,加上那深情的赞美——“蜜蜂是渺小的,蜜蜂却又是多么高尚啊”,不能不使人有所触动,深切体会到作者表达出的情感。

其次,因为拈连中的超常规组合,常常别出新意,又能够制造诙谐风趣的气氛。

例如:

⑨我娘家姓赵,我小名叫二鳗,出嫁了,把名字也嫁掉了,人家叫我阿洪家的。(《海岛女民兵》)

⑩你爹摸了几十年的鸭屁股,还摸不出张书记那点道理,还发什么牢骚? (陈残云《鸭寮记事》)

另外,拈连中的两件事物,往往甲比较具体,乙比较抽象。运用拈连手法,便赋予了抽象事物以具体形象,增加了语言的艺术美。

例如:

红烛啊!

既制了,便烧着!

烧罢!烧罢!

烧破世人的梦,烧沸世人的血——

也救出他们的灵魂,

也捣破他们的监狱! (闻一多《红烛》)

随学随练

看看下面句子中的修辞格,哪些是拈连,哪些不是,说说你的理由。

1.他的思想被封建残余势力锁住了。

2.他的思想生了锈,固步自封了。

3.铁窗和镣铐,坚壁和重门,锁得自己的身,锁不住革命的精神!

4.在高原的土地上种下一株株的树秧,也就是种下了一个美好的希望。

查看答案

收起答案

1.这是比拟,动词“锁”是孤立的,没有前文的铺垫。

2.这是比拟,“生锈”是直接陈述“思想”。

3.这是拈连,前一句中“锁”是实写,后两句的“锁”是承接前一句顺势拈来。

4.这是拈连,后一句“种下希望”是承接前一句种下树秧而来。

王喆和张蕙的分析均不正确,这个案例中的句子既不是借代也不是比拟,而是拈连。网络流行语“哥吃的不是面,是寂寞”。整句话表达的意思是“哥吃了某物”,别人说是面,哥却说是寂寞。这句话看作是拈连辞格比较恰当。用拈词“吃”和拈体“寂寞”超常规的组合,更能表达出“哥”精神世界得不到满足,郁郁不得志的孤独和彷徨。

“借代”从结构上看是替代性的,即“舍去人或事物的本来名称,而借用与它相关的人或事物的名称来替代。”而“吃寂寞”却是搭配性的,即把本来只适用于甲事物的词语,拈来用到乙事物上,使上下文巧妙地联系起来。在这里也就是动词“吃”由“吃面”这一动宾结构顺手拈来强制性地组成另一个动宾结构“吃寂寞”,与“借代”那种替代现象不同。比拟一般是一个比较单一的主谓结构,比如说“寂寞走进了我的心”,直接将拟体的情状表现出来,而这里“吃寂寞”是根据前文“吃面”顺势拈过来构成,是拈连,而没有前面一个句子的铺垫,后一句子就很突兀甚至站不住脚。

你觉得拈连这种修辞格有什么独特表达作用呢?到论坛谈谈你的认识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