综合学习

巧妙配合

  • 案例阅读
  • 知识学习
  • 案例分析
  • 拓展阅读
一声红

南宋乾道八年初春,夔州通判陆游应诏前往抗金前线南郑,途经四川梁山(今重庆梁平)蟠龙山时,忽闻山顶鞭炮震耳,锣鼓喧天。循声而至,原来是当地官员和山民正在庆贺蟠龙桥落成。但见这蟠龙桥像一条蛟龙飞跨山涧,又如雨后的彩虹横亘天际,如诗如画。陆游不禁连连称赞。当地官员得知来者是大诗人陆游,立刻捧出文房四宝,恭请他给蟠龙桥写一副对联。陆游略思片刻,运腕挥毫,在桥头石壁上写下了:“桥锁蟠龙,阴雨千缕翠;林栖鸣凤,晓日一片红。”然后骑马下山到县城住宿。

陆游走后,当地一姓肖的父女走来观看。女儿肖英姑看完陆游的对联,若有所思地说:“此联不愧出自大诗人之手,只是有一字不太贴切,弱了气魄。”

原来,这肖英姑出自书香门第,早年丧母。后来家中又不幸失火,烧毁了偌大家业。父亲灰心丧气,带着女儿进了蟠龙山,父女俩在这如诗如画的山中种地打柴为生。晚上父亲常常挑灯教女。英姑天资聪颖,学习勤奋,长大成人后,诗词歌赋、地理天文,无一不晓,无所不通,深得当地人敬佩。

且说英姑这无意中一句评论,不多时竟传到了陆游的耳朵里。他听后大为纳罕,思来想去,却不知哪一字弱了气魄。

次日,陆游独自一人来到蟠龙山,直奔肖氏父女所住的蟠龙洞。连唤数声,竟无人回应。他沉吟片刻,信步走进洞中,原来英姑父女并未在洞里。陆游四下环顾,见一块大石上放着笔墨纸砚,便铺纸提笔,写道:“为龙意蟠,洞府未然,不留空下,重见英山,求深何在,女才知返,姑怅去贤。”署上姓名,然后回身走了。

陆游刚走不久,英姑父女打柴回来,知是陆游来过。父女俩看着陆游那文不成文,诗不是诗的文字,经一番琢磨,方破解出这是一首七言诗:“重返蟠龙为求贤,未见英姑意怅然。才女不知何处去,空留洞府在深山。”

陆游回到住所,当晚又是一夜没睡,仍未想出是哪个字不妥,第二天早晨,竟踏露又来到蟠龙洞。英姑父女听见招呼,忙将他请进洞中。稍事寒暄,陆游直言向英姑求教,请她指出对联中哪一字不妥。英姑含羞笑道:“大人,奴家乃山野村女,本不敢妄评大人之作。承蒙大人不弃,光临寒舍,斗胆直言,不当之处,还望大人指教。”然后侃侃说道,这作品该如何如何,其中“一片红”改为“一声红”更妙。陆游听罢,沉吟片刻后,连声赞道:“妙,妙,妙!好个‘一声红’!真是一字师也。”

陆游心悦诚服,欣然来到蟠龙桥,将“片”字改为“声”字。

英姑成为陆游的“一字师”的故事,很快传开,一直流传至今。


陆游题写的对联“一片红”很有气势,色彩尤其浓烈,应该说已经是非常精彩非常生动形象了,那么,为什么英姑提议陆游要将“片”改为“声”呢?这么改有什么道理吗?

你可以进入知识学习,全面学习“巧妙配合”,或直接参加话题讨论,与大家分享你的感受。

陆游改词的故事,实际上涉及词语的相互配合运用的问题。词语之间的配合是语言运用的基本要求。一方面,每个词语不是孤零零地独立表达意义,而是相互配合,既有词义方面的配合,又有音节方面的配合,不能随便乱用;另一方面,社会中的事物相辅相成,互相配合,表现在词语运用上,也有配合照应问题。

词语配合有多种情形,教材上列举了近义词语、相同词语、同素词语、同类词语、反义词语、同音词语等互相配合的例子。其中我们最常见的是近义词也即同义词的配合和反义词的配合,其他几种配合形式也是值得注意的。下面略举几例加以说明。

一、近义词配合

近义词连续使用,互相映衬,一方面避免重复,一方面有强化作用,使表达显得细腻充分。

例如:“这个人就是娘,这个人就是妈。”尽管这里“娘”和“妈”是一个意思,但是如果都更换为一个词语,那么这个歌词的强调显示作用就没有了。

二、相同词语的配合

在特殊环境中使用相同词语,表面上看好像是词语重复,其实表达的是各具特点的含义。

例如说某人“鼻子不是鼻子,脸不是脸”,好像不符合逻辑,实际上是说某人脸色难看,给人脸色看。

三、同素词语配合

同素词语是指在结构上相同位置具有相同的结构要素,构成一组词,具有同中有异,异中有同的妙处,在特定环境使用,非常具有表达效果。例如领导开会时下属打瞌睡,领导就批评说:“再犯就再见。”两个“再”复现,比一般批评效果更好。

在篇章结构中,同素词语常用来构成篇章中的小标题,形成排比结构,具有独特的表达效果。例如某领导的讲话要点就是使用同素词语构成的:

一是战略

二是胆略

三是策略

四是谋略

四、同类词语配合

同类词语是指一组词属于相同的类属,意义上是同一范畴。例如“虎啸龙吟、人欢马叫、鸟鸣狮吼”,这里的“啸、吟、欢、叫、鸣、吼”就属于同类词语。对偶中的上下句,在相同位置互相对应的词语,往往都是同类词语。

例如:头顶天山鹅毛雪,面迎戈壁大风沙。这个对联句子,名词、动词等互相对应,具有相同的类属。例如“头——面”指的是人体,“顶——迎”指的是动作行为,“天山——戈壁”是地理名称,“鹅毛雪——大风沙”是天气现象。

五、反义词语配合

反义词语是指意义上相对或者相反的一组词,互相配合使用可以使意义更加鲜明突出,表现出是非优劣。

例如:虚心使人进步,骄傲使人落后。

有的人活着,他已经死了;有的人死了,他还活着。(臧克家《有的人》)

六、同音词语配合

同音词语是指语音形式相同或者近似的词语。表达中,运用语音上的相同相近关系,把意义上相差很远的词组合在一起,具有特殊的表达效果,尤其是可以在表达时点上巧妙联系此时此刻的对象,给人一种妙不可言的感受。

例如鸡年祝福说“抓住机遇”,这里的“机”就谐音鸡年的“鸡”;猴年说“为你守候”,表达的是对爱的不渝。学生辛辛苦苦做的假期作业,老师往往轻描淡写对待,有人评价说这种现象是:学生一个月,老师一个阅。“月”与“阅”,语音相同,意义毫无关系,但是这里的配合却有表达上的奇特感受,意趣盎然,独具匠心。又如军营哨兵查证严格要求进进出出的每个人,说是“无论上校少校,到这里一律无效”,同音语素配合奇巧,表达上则有奇效。

七、特殊词语的配合

课本上所举的例子都是在一定的上下文中的,没有段落以外的例子。段落以外的词语的照应,是否也是一种配合,是值得讨论的。

实际上判断词语使用好坏主要看是否适应语言环境。在一个段落里,词语的配合高下是比较容易看出来的。如果把语言环境放大,那么段落之间、篇章之间的有关词语是否配合得好,也是语言修养的问题。

例如,文学名著《红楼梦》,其中的词语使用堪称楷模。一段之中词语的配合无须举例,我们来看段落之外的词语配合。例如三十七回有一段:

黛玉笑道:“你们快牵了他来炖了肉脯子来吃酒!”……(探春)又向众人道:“当日娥皇女英洒泪竹上成斑,故今斑竹又名湘妃竹;如今他住的是潇湘馆,他又爱哭,将来他那竹子想来也是要变成斑竹的,以后都叫他做‘潇湘妃子’就完了。”

大家听说,都拍手叫妙。黛玉低了头,也不言语。……

宝玉道:“我呢?你们也替我想一个。”宝钗笑道:“你的号早有了:‘无事忙’三字恰当得很!”……黛玉道:“混叫如何使得!你既住怡红院,索性叫‘怡红公子’不好?”众人道:“也好。”

例子中互相配合的词语是“潇湘妃子”和“怡红公子”,即都是四音节的词语。

上面所举的例子我们不妨认为是特殊词语配合。这些词语在不同的段落,但是互相照应,互相配合,缺一不可。

下面再讨论鲁迅的两本书的名字“呐喊”和“彷徨”。《呐喊》和《彷徨》是鲁迅最早的两本小说集。起名的时候也许正是当时作者思想的恰当反映。光凭这两个词也不能说是巧妙的配合。如果我们把视野扩大到鲁迅的全部著作,是可以看到篇目名称之间的词语配合的。

此外,金庸的小说名字也注意到互相配合,如果有兴趣,不妨翻翻金庸的小说看看思考一下。

随学随练

阅读下面的文字:

《红楼梦》第三十八回《林潇湘魁夺菊花诗 薛蘅芜讽和螃蟹咏》里。记载了海棠诗社的第二次活动。此次活动,由史湘云和薛宝钗拟定题目,共十二道题目,限定七律,但不限韵,由宝玉、黛玉、宝钗、湘云、探春等五人自由选题。在这次吟诗比赛中,“蘅芜君”薛宝钗选了《忆菊》、《画菊》之后,“怡红公子”贾宝玉选了《访菊》和《种菊》两道诗题。“潇湘妃子”林黛玉选了其中三道诗题:《咏菊》、《问菊》和《菊梦》。其余五题分别由湘云和探春选得。只“有顿饭工夫,十二题已全,各自誊出来,都交与迎春,另拿了一张雪浪笺过来,一并誊录出来”。这首诗是在蘅芜君的《忆菊》、怡红公子的《访菊》和《种菊》,枕霞旧友史湘云的《对菊》、《供菊》之后,由潇湘妃子林黛玉写出的三首诗中的第一首。“众人看一首,赞一首,彼此称扬不已。李纨笑道:‘等我从公评来,通篇看来,各有各人的警句。今日公评:《咏菊》第一,《问菊》第二,《菊梦》第三,题目新,诗也新,立意更新,恼不得要推潇湘妃子为魁了”。林黛玉可谓是囊括金、银、铜牌。“宝玉听说,喜的拍手叫“极是,极公道。”

请思考一下,这些诗题名称在词语配合上有什么特点?

查看答案

收起答案

这些诗题在配合上有两个突出特点:第一都是双音节词,在音律上互相照应;第二是同素词语配合,在诗题的相同位置都使用“菊”这个语素,同中有异,异中有同,具有特别的韵味。

英姑建议陆游把下联中的“一片红”改为“一声红”,主要是出于词语之间的配合考虑。她对陆游说:“大人上联‘桥锁蟠龙,阴雨千缕翠’无懈可击;下联‘林栖鸣凤,晓日一片红’,若改为‘一声红’岂不更妙?凤凰叫而旭日升,有声有色。不知大人以为如何?”陆游听罢,沉吟片刻后,连声赞道:“妙,妙,妙!好个‘一声红’!真是一字师也。”把原来的“一片”改为“一声”,一方面与前文的“鸣凤”一词意境相配,一方面从原来的纯静态描写变化为动态描写,“红”是在凤的声声鸣叫中发生的,给人的视觉冲击力更强。对此修改,陆游心悦诚服,欣然来到蟠龙桥,将“片”字改为“声”字。

学习活动

我们学习词语配合,一般都是指在同一段落,至少是在同一篇章的。有人认为同一作家的作品也是相互配合的,例如鲁迅的作品。鲁迅创作的二十四本著作分别是:(1)《呐喊》、(2)《坟》、(3)《热风》、(4)《彷徨》、(5)《野草》、(6)《朝花夕拾》、(7)《故事新编》、(8)《华盖集》、(9)《华盖集续编》、(10)《而已集》、(11)《三闲集》、(12)《二心集》、(13)《南腔北调集》、(14)《伪自由书》、(15)《准风月谈》、(16)《花边文学》、(17)《且介亭杂文》、(18)《且介亭杂文二编》、(19)《且介亭杂文末编》、(20)《集外集》、(21)《集外集拾遗》、(22)《中国小说史略》、(23)《汉文学史纲要》、(24)《两地书》。鲁迅的24本作品(不包括他的翻译、日记、书信)中,有的是学术著作,如(22)(23),有的是书信,如(24),大多是杂文和小说。如果仔细地研究一下他的书名,也是很有意思的,其中也体现了作者的匠心,不少书名是互相配合照应的。如(1)和(4),(3)和(5),(6)和(7),(11)和(12),(15)和(16),这些书名都是配合得十分恰当的。这个观点有没有道理呢?请把你的看法写出来,到论坛与大家一起分享吧。

论词语修辞的巧妙配合

李欣

摘 要: 词语是构成语言的建筑材料。词语修辞的“巧妙配合”着眼于对所使用的词语加以选择和锤炼。本文分析了词语修辞与语言美的关系,结合汉语实例,论述语言修辞的“巧妙配合”。

关键词: 汉语 修辞 类型 配合

一、引言

在语言材料中,词汇是这种材料的主体,是表达思想内容的基本要素。“修辞是依据题旨情境,运用各种表现手段、方法,提高语言表达效果的一种活动”

词语修辞从声音、意义、色彩、用法等方面对词语加以安排、润色,涉及如何选择不同类型的词语(如同义词、同音词、反义词、成语、惯用语、歇后语、古语词、外来词等),利用词汇的规律准确地表达思想,提高语言的表达力,以求收到最佳的修辞效果。因此在使用词语的时候,我们必须根据词语与词语间看是否能够配合,这就涉及词语修辞的“巧妙配合”问题。本文结合汉语实例论述语言修辞的“巧妙配合”。

二、词语修辞与语言美的关系

词语修辞美的标准是切合语言环境,即能切合语言环境的词语都是美的。修辞是加强言辞或文句效果的艺术手法。修辞是对语言的语音、词汇、语法的综合艺术加工及其效果,是对语言的语音、词汇、语法的高级体现。胡裕树先生把修辞与语言的关系理解为:“修辞是运用恰当的表达手段,为适应特定的情境,以提高语言表达效果的规律。”因此,修辞的意义就在于在更高层次上增强语言的表达效果。例如,朱自清的代表作之一——《荷塘月色》,在屡次文新的高中语文教材中一直被保留。这篇散文借助多种修辞手法“巧妙配合”,并巧妙地运用典雅华丽,富有诗意的语言,抒发作者淡淡的喜悦和淡淡的哀愁及对现实的苦闷与怅惘之情。

三、词语修辞的巧妙配合及类型

(一)词语修辞的巧妙配合

根据修辞学研究范畴,词语修辞的巧妙配合属于词语锤炼与运用范畴。因此,词语修辞的“巧妙配合”着眼于词语的选择和搭配,对所使用的词语加以选择和锤炼。陈望道学者说:“修辞不过是调整语词使达意传情能够适切的一种努力。”那么,词语修辞可以理解为词语的调整(或加工)。很显然,对“词语的选择和锤炼”可以理解为“词语的调整或加工”。

(二)词语修辞的巧妙配合类型

根据修辞学研究分类,词语修辞的巧妙配合有以下几种:

1.同义词语的选用

这种方法主要指选择同义词。现代汉语的同义词尤其丰富,要准确地表现大千世界的万事万物,就不得不进行同义词的比较选择。同义词往往是同中有异,“异”就是差别,“异”表现出来了,用词就准确了。所以同义词选用的作用就在于表意准确。例如,钱钟书在《围城》里写陆子潇把行政院亲戚的来信和他写给外交部朋友的信都放在桌上:

① 这一封来函,一封去信,轮流地在他桌上装点着。

作者钱钟书为了刻画了陆子潇欺骗的嘴脸,故意混淆“函”与“信”,具有讽刺意义。函是不相隶属机关之间相互洽工作、询问和答复问题,或者向有关主管部门请求批准事项时所使用的公文。函,广义上理解就是信件。再看鲁迅的小说《药》中的一句话:

② 那三三两两的人,也忽然合作一堆,潮一般向前赶;将到丁字街口,便突然立住,簇成一个半圆。

这句中出现“忽然”与“突然”两个同义词语。先看看这两个词语有什么不同:“忽然”一词,语法成分是副词,在《现代汉语词典》解释为:“表示来得迅速而又出乎意料;突然。”例如:“他正要出去,忽然下起大雨来了。”“突然”在语法上可以做副词,也可以当形容词,《现代汉语词典》解释为:“在短促的时间里发生,出乎意料。”例如:“突然袭击”,“他来得很突然”。这两个词语我们不难发现,“突然”与“忽然”两个词语的意思其实相差不是很大,有时候可以通用。因此,《药》的例句叙述了老栓对突然来了这么多人产生的好奇感。最后再看一组词语:

③ “挑选”与“选择”。

从意思上理解这两个词语不难,“选择”与“挑选”都有“选”的意思,可是实际运用过程中却有很大的差别。从语法功能上看,两者词性有所不同。“选择”与“挑选”都可以作为动词,而“选择”还可以充当名词。另外,“选择”可以作主语、宾语,而“挑选”却不行。

再从词汇意义上看,两者语体风格也有所不同。“选择”较为正式,一般用于正式、庄重的场合,和它相互搭配的名词就是选择的对象相对来说是比较重大、正式、严肃的,例如工作、道路、人生伴侣、生活方式等;“挑选”比较随便、口语化,适用于日常生活口语,它所搭配的名词即挑选的对象一般是相对不那么重要、正式、严肃的,例如服饰、食物、书刊等。

2.相同词语的配合

这种配合可以使语言显得鲜活,富有趣味,可以用于不同的语境,表现不同的感情色彩。现代汉语词义中有一部分属于色彩意义,一些色彩词语具有鲜明的感情色彩、语体色彩、形象色彩。言语交际中适当选用这类词语,能增强语言的鲜明生动性,给人留下深刻的印象。这些色彩词语的使用可以增强语言的分量,提高语言的力度。例如,端木蕻良的《土地的誓言》中有两处句子值得推敲:

④ 我有时把手放在我的胸膛上,我知道我的心还是跳动的,我的心还在喷涌着热血,因为我常常感到它在泛滥着一种热情。

⑤ 在那田垄里埋葬过我的欢笑,在那稻颗上我捉过蚱蜢,在那沉重的镐头上留着我的手印。

怎么理解例文中的“泛滥”与“埋葬”两个词语的确切含义呢?这两个词语的运用都逾越了“常规”。没有结合作者的思想感情读文章的读者认为这些词语用错了,其实要根据语境理解才能读懂它的含义。这些超“常规”词语可从两个方面认识:一是明确该词的本义;二是分析该词所处的语境,最后在本义和语境间发现词语具体确切的含义。语境“就是语言环境……广义的语言环境,是指进行言语交际时的社会环境和自然环境。包括时间、地点、场合、对象、事件等客观因素,以及使用语言的人的性别、身份、思想、性格、感情、职业、文化水平等主观因素”。

“泛滥”本义指“江河湖泊的水溢出”,引申义为:“比喻坏的事物不受限制的流行”。端木蕻良的《土地的誓言》中的“泛滥”一词可以解释为“思想、事物到处扩散”。端木蕻良写这篇文章的心情正像决堤之水不可遏抑地向四下泛滥奔流,把“泛滥”理解为原有的词语意义显然是行不通的。结合文本分析不难理解“泛滥”一词在文中的用意。而“埋葬过我的欢笑”中的“埋葬”怎么理解呢?作者为什么不用“飘荡着我的欢笑、回响着我的欢笑”之类的语句呢?“埋葬”一词本义理解为“掩埋尸体”。此处中“我的欢笑”难道已经死去了吗?本文是纪念“九一八”十周年之际写的文章,此时的作者流亡在外,远离养育的故乡。作者回想起曾经在东北家园的岁月,现在已经被日本侵略者占领了,找不到“欢笑”的影子,现在的记忆只能用“痛苦”、“悲惨”等词形容罢了……一切曾经美好的记忆都被“埋葬”。再看其他例子:

⑥ 为了寻找侵略的根据,艾奇逊重复了一大堆“友谊”,加上一大堆“原则”。——(毛泽东:《“友谊”,还是侵略?》)

例文中的“友谊”与“原则”就属于贬义色彩,具有讽刺意味效果。

⑦我们全党全民要把这个雄心壮志牢固地树立起来,扭着不放,“顽固”一点,毫不动摇。——(邓小平:《目前的形势和任务》)

“顽固”原来指一个人思想保守,不愿接受新鲜事物。例文中的“顽固”属于贬词褒用,表达了坚定的信念,增强句子的幽默风趣效果。

此外,相同词语的感情色彩不仅是简单地按褒贬区分,有时相当复杂而细腻,需要深入地体会和观察。例如,孙犁的《荷花淀》中有这么一句话:

⑧几个女人有点失望,也有些伤心,各人在心里骂着自己的狠心贼。

本例中的“狠心贼”表面上的意思是贬义的,实则作者是为了表现一种嗔怪而又亲昵的夫妻感情。

3.同素词语的配合

同素词语的配合可以使相同语素所表示的意义显得十分突出,特别是这些词语的语素有同有异,它们配合运用,可以产生互相映照、衬托、补充等效果。例如,羊年拜年的一则祝福短信息:

⑨ 羊年到,羊羊得意,斗志昂羊,轻舞飞羊,喜气羊羊,我们“羊”帆远航,羊羊洒洒,脚下一条阳关大道!

严格意义上来说,“羊羊得意”应为“洋洋得意”,“斗志昂羊”应为“斗志昂扬”,“喜气羊羊”应为“喜气洋洋”,“羊帆远航”应为“扬帆远航”,“羊羊洒洒”应为“洋洋洒洒”。但为了突出羊年的主题,利用谐音构造同素词语,既使主题突出,又构成音趣,读起来朗朗上口。

⑩ 高明的主管做事有“魄力”,平凡的主管做事有“迫力”,差劲的主管做事皆“破例”。——(郝文华:《浅谈同素词语的配用》)

例子中的“魄力”、“破例”(与“魄力”音近)是固定词语。例子中的“迫力”用了仿写合成的词语。这两个词语夹杂在同素词语之间,具有幽默诙谐意味。

4.同类词语的配合

同类词语,又称类义词,指的是属于同一范畴的词语。它们之间,有上下位关系的,有属于整体和部分关系的,有属于等级关系的,有属于离散关系的,等等。在恰当的语境里巧妙地使用同类词语,能使表意更生动。例如:

⑪ 如果你在饭桌上吃出了滋味,却又说不出滋味在哪里,那你不妨在沈宏非的《写食主义》里找找看。看他如何吃得很儒雅,很文化,很乡土,很城市,很广州,很南方,很中国。——(安然:《文字的盛筵》)

例文中的“儒雅”与“文化”属于同一范畴关系,“乡土”与“城市”属于同一范畴对立的关系,“广州”、“南方”与“中国”也属于同一范畴中整体与部分关系的词语。再者作为副词的“很”在语法功能上一般修饰动词与形容词,这里面几个词语,除了“儒雅”是形容词外,其余都是名词,用“很”修饰,把名词活用为形容词,都是为了表达“很有那种味道与风格”的意思。

5.意义相反、相对词语的配合

意义相反、相对词语的配合是修辞的重要手段之一。意义相反或相对的词就是反义词,它是客观事物矛盾对立关系在词汇中的反映。汉语有许多固定搭配的词组是反义关系。例如,“以攻为守”、“无足轻重”、“里应外合”、“胜负难分”、“名存实亡”、“敌明我暗”、“虚实结合”等词语属于固定搭配,不能改变,否则不能表达意思。这种配合通过意义上相反、相对词语的对比、映照,可以鲜明地表现是非优劣。那么意义相反、相对词语的运用还具有以下优点:

(1)有助于严密、鲜明地表达思想。请看下面例子:

⑫ 知识的问题是一个科学的问题,来不得半点的虚伪和骄傲,决定地需要的倒是其反面——诚实和谦逊的态度。——(毛泽东:《实践论》)

这里通过“虚伪”与“诚实”,“骄傲”与“谦逊”两对反义词的运用,把对待“知识”的两种截然不同的态度揭示了出来。

(2)可以揭露事物的矛盾对立,鲜明地表示自己的爱憎。例如:

⑬ 虚心使人进步,骄傲使人落后。

⑭ 祸兮福所倚,福兮祸所伏。

“虚心”和“骄傲”、“进步”和“落后”、“福”与“祸”分别构成反义词组,两两对照,准确反映出事物的矛盾和对立,意思十分突出。

(3)组成富有哲理的说法,可使语言生动给人以启迪。例如:

⑮ 要完全地反映整个的事物,反映事物的本质,反映事物的内部规律性,就必须经过思考作用,将丰富的感觉材料加以去粗取精、去伪存真、由此及彼、由表及里的改造制作工夫。——(毛泽东:《实践论》)

例文中的“去粗取精、去伪存真、由此及彼、由表及里”可以构成四对反义词,精确地反映了内容,明确了真理。“去粗取精、去伪存真、由此及彼、由表及里”的16字口诀,实际上是马克思主义唯物辩证法在研究事物过程中的具体运用,为我们提供了一种科学的思维方法。

6.同音词语的配合

同音词语是指语音形式相同(或相近)的词语。有时把同音(或近音)的词语配合使用,语言修辞上归为“谐音”一类。“谐音”实际上“也是一种‘易字’,但变体与原形更换的成分字音相同或相近”,可以使语言生动、诙谐。例如,一则中秋节的祝福短信:

⑯ “有个美女很想认识你,我觉得她是认真的,就把你的号码给了她。几天后她肯定会联系你,她叫钟秋婕。说会让你幸福快乐一辈子。”

——(应雯颖:《美女“郭庆婕”帅哥“郭庆杰”要来拜访你》)

当时收到短信的朋友不知道怎么回事,他想打消心中的疑惑,打电话给朋友问哪个女孩子?他朋友在电话那头又说道:

⑰ “你真不认识钟秋婕?那还有一个叫‘郭庆婕’的人你认识吗?她也在向我打听你的电话,说仰慕你已久。看来,你要走桃花运了。祝你们幸福!”

例子中的“钟秋婕”与“郭庆婕”是美女吗?其实“钟秋婕”就是“中秋节”的谐音,还有国庆节的“郭庆婕”也是谐音。还有类似节日祝福短信,以同音(或近音)的词语使用,让被祝福人得到祝福,例如一则端午节短信:

⑱ 端午节送大礼,好友人人有惊喜:愿粽有财运将你围绕,粽有快乐向你报到,粽有幸福给你撑腰,粽有甜蜜将你拥抱。快乐过端午,愿您粽有温馨,粽有欢笑!——(网站:端午节短信祝福,情更深!)

该短信使用的同音异型字“粽”与“总”,利用谐音,将端午节的吃粽子的习俗与祝福联系起来。被祝福人接到短信后知晓端午的习俗之一——吃粽子,也得到发短信之人的远在他乡的温馨祝福。

四、结语

在汉语语言中,词语修辞的巧妙配合得到广泛运用,丰富了汉语语言的文化内涵。有些词汇是一种固定的语言结构,语言修辞必须慎重合理,不能滥用。同时,语言的活用注意不要误导,即不能影响人们对成语原形的正确理解和使用。现如今,广告渗透到人们的生活中,影响很大,如果为了商业利益而任意拆用、滥用词语,势必会对部分观众或读者(尤其是青少年)产生误导,影响语言的规范化。


注释:

①李庆荣.现代实用汉语修辞[M].北京:北京大学出版社,2002,第1版:4.

②胡裕树.现代汉语(增订本)[M].上海:上海教育出版社,1987,第4版:428.

③陈望道.修辞学发凡[M].上海:上海教育出版社,1982,第3版:3.

④中国社会科学院语言研究所词典编辑室编.现代汉语词典(修订本)[M].北京:商务印书馆,1996,7月修订第3版:530.

⑤中国社会科学院语言研究所词典编辑室编.现代汉语词典(修订本)[M].北京:商务印书馆,1996,7月修订第3版:1274.

⑥吴启主.现代汉语教程[M]长沙:湖南师范大学出版社,1990年第503页。

⑦中国社会科学院语言研究所词典编辑室编.现代汉语词典(修订本)[M].北京:商务印书馆,1996,7月修订第3版:352.

⑧同注释2:846.

⑨郝文华.浅谈同素词语的配用[J].科教文汇(中旬刊),2009(04):247-248.

⑩李庆荣.现代实用汉语修辞[M].北京:北京大学出版社,2002,第1版:88.

⑪应雯颖.美女“郭庆婕”帅哥“郭庆杰”要来拜访你——谐音短信笑翻天[N].永康日报·第2版:都市,2010-9-26.

⑫端午节短信祝福,情更深![DB/OL]http://888.qiandao.net,html,2013-06-09.


参考文献:

[1]李庆荣.现代实用汉语修辞[M].北京:北京大学出版社,2002,第1版.

[2]胡裕树.现代汉语(增订本)[M].上海:上海教育出版社,1987,第4版.

[3]陈望道.修辞学发凡[M].上海:上海教育出版社,1982,第3版.

[4]中国社会科学院语言研究所词典编辑室编.现代汉语词典(修订本)[M].北京:商务印书馆,1996,7月修订第3版.

[5]吴启主.现代汉语教程[M]长沙:湖南师范大学出版社,1990:503.

[6]郝文华.浅谈同素词语的配用[J].科教文汇(中旬刊),2009(04).

[7]应雯颖.美女“郭庆婕”帅哥“郭庆杰”要来拜访你——谐音短信笑翻天[N].永康日报.第2版:都市,2010-9-26.

[8]端午节短信祝福,情更深![DB/OL]http://888.qian-dao.net,html,2013-06-09.