综合学习

精心选择

  • 案例阅读
  • 知识学习
  • 案例分析
  • 拓展阅读
泊船瓜洲

京口瓜洲一水间,钟山只隔数重山。

春风又绿江南岸,明月何时照我还?

这首诗,是宋代诗人王安石在省亲途中创作的。宋神宗熙宁二年(1069),王安石当宰相后,决心改革,推行新法,遭到大地主、大官僚的坚决反对,没几年就被罢了官。他在京城闭居无聊,决意回南京去看看妻儿。第二年春天,王安石由汴京南下扬州,又乘船西上回金陵(今江苏省南京市),路过京口(今江苏省镇江市),到了隔江相望的瓜洲时,船靠码头,不再走了。他站在船头上,极目西望,但见青山隐隐,江水滔滔,春风绿野,皓月当空,触景生情,更加怀念起金陵钟山(又名紫金山)的亲人来了。他走进船舶,拿出纸笔,略一思索,就写了一首题名“泊船瓜洲”的诗。

王安石不经意的抒怀之作,不仅给我们留下了一首千古绝唱的经典之作,也为我们留下了锤炼词语的创作佳话。

南宋洪迈《容斋随笔》记载了一个苏东坡炼字的故事:王荆公(王安石)绝句云:“京口瓜州一水间,钟山只隔数重山。春风又绿江南岸,明月何时照我还?”吴中士人家藏其草,初云“又到江南岸”,圈去“到”字,注曰“不好”;改为“过”,复圈去而改为“入”;旋改为“满”;凡如是十许字,始定为“绿”,真达到了语不惊人死不休的境界。

“春风又绿江南岸”一句中的“绿”是如此活泼俏丽,生动形象,好似天然浑成,殊不知却是王安石苦吟的结果。


《泊船瓜洲》是一首什么样的诗呢?王安石创作的这首诗,为什么要反复选择词语?为什么最后选定了这个“绿”字?其中有什么奥妙呢?

你可以进入知识学习,全面学习“精心选择”,或直接参加话题讨论,与大家分享你的感受。

王安石创作《泊船瓜洲》选词的过程,恰好体现了词语锤炼的重要方法,就是精心选择词语。词语选择是就是根据一定的上下文选用最恰当的词语即在几个意义、声音、色彩等方面相近又相异的词语之间进行挑选。这种选择有显性的,有隐性的;有不同词语的使用,也有相同词语的使用。

词语的选择是言语交际和文学创作过程中十分重要而常见的问题。著名的“推敲”故事,说的就是词语的选择运用问题。有的是显性的,如我们在修辞著作中看到的例子,作家的手稿中发现的改换的例子(如王安石的例子)。而大多选择是隐性的选择,作家选择已定的词语,没有什么修改的词语。这是作家长期思考,写作实践的结果。像李白的“倚马千言”,并不是他不经选择随意用词,而是已定的选择,隐性的选择。我们学习词语选择不仅要学习显性的,更要学习隐性的。从阅读作品中用心体会作家选用词语的良苦用心。

有时候同一个词语,不同的作家有不同的用法。

例如:

(1)她后来就索性站在我旁边,伸出头去望那条顺着山脚爬出去的公路。(巴金《军长的心》)

(2)司令员向外看,黑夜已经悄悄地从他身边逝去,黎明爬上了窗户。(杜鹏程《保卫延安》)

(3)在他面前,我感到自己的愤慨是那么无力,心痛也显得虚假,我只有沉默。让羞愧在沉默中爬到脸上。(茹志娟《出山》)

(4)你看,卡其布前进帽盖不住他鬓畔白发,又粗又深的沟纹爬满了他的额头和眼角。(焦祖尧《总工程师和他的女儿》)

上述例句中,不同作家都使用了“爬”这个十分普通的词,但感觉都十分生动,有的很传神。

再如,下列句子中都使用了“生锈”这个词。

(1)经常劳动,锄头就不会生锈。(谚语)

(2)做一个永不生锈的螺丝钉。

(3)看,闲了四个月了。手也生锈了啊!(《草明选集》)

(4)小梅在他面前,什么话也不想说,连嘴都快生锈啦。(袁静等《新儿女英雄传》)

(5)我这两条腿都闲得生锈了。(孙蕴英《疾风落叶》)

(6)不端正思想、路线,头脑怎么能不生锈。(郭小川《登九山》)

(7)丈夫忙得骨头缝里冒油,妻子闲得心里生锈,这就是矛盾。(于敏《第一个回合》)

(8)我希望你们乌兰牧骑永不生锈,永保自己的荣誉。(《怀念敬爱的周总理》)

(9)躺了那么长久,连骨节都生了锈了。(茅盾《秋收》)

(10)他需要操心枪支、身体和不生锈不感冒的思想。(公刘《琴》)

上述句子中都使用了“生锈”。“生锈”在《现代汉语词典》中是如此解释的:铁、铜等金属表面被氧化而产生某种物质。这里大多用了“生锈”的比喻意义,或者是比喻用法。

词语的选择并不是要挑选那些花里胡哨的形容词之类,而是要选择最恰当的词语。

精心选择并不是要标新立异,出奇制胜,而是在我们最平常的词语中去寻找,寻找到唯一合适的名词、动词、形容词、数词、量词,等等,并把它们放在唯一合适的位置。

杜甫《闻官军收河南河北》一诗中,精心选择,巧用动词,构成了一连串一气呵成的动作行为,虚实结合,场景更换如快镜头的切换,把诗人飞驰的想象力准确传递出来,充分表达了他的欣喜之情,可以说是精心选择运用动词的典范。

剑外忽传收蓟北,初闻涕泪满衣裳。

却看妻子愁何在,漫卷诗书喜欲狂。

白日放歌须纵酒,青春作伴好还乡。

即从巴峡穿巫峡,便下襄阳向洛阳。

鲁迅小说《药》中,有一段描写华老栓与刽子手的场景,两个人的动作特点精准地表现出两个反差很大的性格:

老栓慌忙摸出洋钱,抖抖的想交给他,却又不敢去接他的东西。那人便焦急起来,嚷道,“怕什么?怎的不拿!”老栓还踌躇着;黑的人便抢过灯笼,一把扯下纸罩,裹了馒头,塞与老栓;一手抓过洋钱,捏一捏,转身去了。嘴里哼着说,“这老东西……”

这段文字中的动词运用十分生动形象,尤其是最后刽子手的一连串动作:抢、扯、裹、塞、抓、捏、转身、去、哼,把一个刽子手的粗鲁刻画得入木三分,过目难忘。

精心选择词语,就是要“寻找唯一需要的词的唯一需要的位置”(托尔斯泰),从而准确、生动地表达我们的思想。对此,法国作家福楼拜有一段十分精辟的论述:“我们不论描写什么事物,要表现他,唯有一个名词;要赋予它运动,唯有一个动词;要得到它的性质,唯有一个形容词。我们必须继续不断地苦心思索,非发现这个唯一的名词、动词、形容词不可。仅仅发现与这些名词、动词、形容词相似的词句是不行的,也不能因思索困难,用类似的词句敷衍了事。”所以,运用词语,要恰到好处,贴切得当,就必须在选择上苦下功夫,这样才能将自己的思想,通过这唯一的名词、动词、形容词,精准地传递出来。

随学随练

1.文章中词语的修改,很多都是精心选择的结果。评析下面语句中词语修改的效果。

(1)原稿:眼看旧朋成新鬼,怒向刀边觅小诗。

改稿:忍看旧朋成新鬼,怒向刀丛觅小诗。

(2)原稿:我恨不得急令飞雪化春水,迎来春天换人间!

改稿:我恨不得急令飞雪化春水,迎来春色换人间!

(3)原稿:前峰月映一江水,僧在翠微开竹房。

改稿:前峰月映半江水,僧在翠微开竹房。

(4)原稿:半篙流水夜来雨,一树早梅何处春?

改稿:半篙流水夜来雨,几点早梅何处春?

查看答案

收起答案

1.(1)“眼看”改为“忍看”,表现了作者那种同情的心理;“刀边”改为“刀丛”,形象地刻画出当时白色恐怖的社会环境。

(2)“春天”改为“春色”,“春天”只是表明春季,而“春色”突出了春天的景色和气象,比“春天”更具体形象;在风格上,“春色”属于书面辞,具有典雅的特点。

(3)“一江”改为“半江”,更加准确自然,生动形象。

(4)“一树”改为“几点”,更突出了春天的早,与“何处春”的诘问相呼应。

这是一首著名的抒情小诗,抒发了诗人眺望江南、思念家乡的深切感情。本诗从字面上看,流露着对故乡的怀念之情,大有急欲飞舟渡江回家和亲人团聚的愿望。其实,字里行间也寓着作者重返政治舞台、推行新政的强烈欲望。这首诗不仅借景抒情,情寓于景,情景交融,而且叙事也富有情致,境界开阔,格调清新,最令人津津乐道的还是在修辞上的锤炼。

王安石最初选择的是动词“到、过、入”,总不满意,后又选择形容词“满”,还是觉得不够味,最后选择了形容词“绿”,方才觉得符合自己的心意,符合全诗的意境。这是因为“绿”本身就是一个充满春意色彩的词语,更显得生机勃勃,景色如画。一个“绿”字把整个江南生机勃勃、春意盎然的动人景象表达出来了。因为其他文字只表达春风的到来,却没表现春天到来后千里江岸一片新绿的景物变化。而且“绿”在这里又活用为动词,既有色彩,又有动态,把江南那种绿意盎然的变化状态生动地描绘出来了。正如清代沈德潜所言:“古人不废炼字法,然以意胜而不以字胜,故能平字见奇,常字见险,陈字见新,朴字见色。”王安石这个“绿”字的巧用,可谓是平字见奇、陈字见新的典范。一个字的精妙选择运用,使得一首诗成为千古名篇!

语言文字是人类思想的延伸,因此,运用语言,既要遵从语言的自然习惯,又要在自然语言的基础上进行加工提炼。说话人不能只满足于给对方以信息或者美感,而必须兼顾两个方面的需要。只有信息而无美感的言语是枯燥乏味的,是听众难以接受的;只有美感而无信息的言语则是无意义的。因此,运用词语,如同音乐运用音符,美术运用色彩、线条那样,对于词语,必须千锤百炼,千斟万酌。一个词运用得当,往往会使全篇生辉,令人过目难忘。王安石的《泊船瓜洲》恰好就说明了锤炼词语的价值。

关于精心选择词语,法国作家福楼拜有一段十分精辟的论述:“我们不论描写什么事物,要表现他,唯有一个名词;要赋予它运动,唯有一个动词;要得到它的性质,唯有一个形容词。我们必须继续不断地苦心思索,非发现这个唯一的名词、动词、形容词不可。仅仅发现与这些名词、动词、形容词相似的词句是不行的,也不能因思索困难,用类似的词句敷衍了事。”你对这段话有哪些认识?把它们写出来,到论坛与大家一起分享吧。

古今“一字师”故事

1.小官吏为李相正字音

唐代有个名叫李相的官员,十分好学,一有空闲就捧起《春秋》来读。他经常把叔孙婼的“婼”(chuò)字,误读为“吹”字音。长期在他身边的一个侍从,老是听他把这个字读错,便很不满意,但对自己的主人又不好明说,只有憋在心里。后来,侍从的不满情绪还是被李相觉察到了,李相就问这个侍从:“我每次读到这里,你就流露一股不满的情绪,这是什么原因呢?”侍从怕直说了于己不利,可不说又不行。正在这为难之际,他忽然灵机一动,便婉转地答道:“过去我的老师教我读《春秋》时,他把‘婼’字读成‘绰’字音,现在听您读‘婼’字为‘吹’字音,方才醒悟到自己以前读得不对,所以对自己不满意。”李相一听,知道是自己读音有误,忙说:“哦,那一定是我读错了!我是照着书上注文读的,而你是有老师教过的,你肯定是对的。”经过核查,发现书上的注文果真不对。李相连忙站起来,把侍从让到自己的座位上,拜侍从为“一字之师”。

2.小吏为杨万里正字形

杨万里,字廷秀,号诚斋,南宋诗人。杨万里的诗与尤袤、范成大、陆游齐名,人称“南宋四大家”。其诗善为“杨诚斋体”,不堆砌典故,构思新巧,语言平易自然,自成风格,有《诚斋集》传世。传说有一天,杨万里在馆中与人闲聊,谈到晋朝间,就说起有个文学家兼史学家叫“于宝”的,旁边有个小吏插话说:“是干宝,不是于宝。”杨万里感到很奇怪,便问他:“你怎么知道叫干宝?”小吏找到韵书,递给杨万里看。果然韵书里“干”字下面清清楚楚地注明:“晋有干宝。”杨万里一见大喜,非常感激地对这个小吏说:“你真是我的一字之师呀!”

3.郑谷为齐己改诗

唐代有个诗僧名叫齐己,写的诗清逸隽永,耐人寻味,在当时的诗坛上享有盛名。有一回,他写了一首《早梅》诗,其中有这样两句:“前村深雪里,昨夜数枝开。”恰巧诗友郑谷来访,看后认为梅花“数枝”开不能算早,就提笔改了一个字,将“数枝”改为“一枝”,突出其独在百花之先绽开。齐己看了,佩服得五体投地,连称郑谷是“一字之师”。

4.骆宾王为高适改诗

高适,字达夫,唐代的杰出诗人。早年久留边疆,熟悉军事生活,所作多边塞诗。其诗大多意境雄浑,格调苍凉,间有清丽俊秀的咏景佳作。一天,高适赴外地视察,路经杭州清风岭,观月赏景,诗兴大发,就在僧房里写了一首诗:“绝岭秋风已自凉,鹤翻松露湿衣裳;前村月落一江水,僧在翠微角竹房。”写完他就继续赶路。途经钱塘江时正值月落,高适细看江潮,发现月落时,江潮随风而退,只有半江之水。他想到自己用“一江”之水来描写月夜之时的江潮,显然不符合实际情况,便在视察归来时,专门去僧房改诗。可是,一踏进房门,便看见这句诗已被人改过来了。高适感到很纳闷,忙问是谁改的。僧人告诉他,在他去后不久,有一官员从此路过,偶然看见了这首诗,连声赞叹,但惋惜诗中的“一”字用得不如“半”字准确,便不待作者回来相商,径直给它改了。高适暗暗称奇,心想:“这人真是我的一字之师!”后来他多方打听,才得知那位改诗的官员是赫赫有名的大文学家骆宾王。

5.李泰伯为范仲淹改诗

范仲淹(989~1052),字希文,唐代宰相履冰之后,北宋著名的政治家、思想家、军事家和文学家,有《范文正公全集》传世。相传范仲淹在浙江桐庐做太守时,因敬仰东汉隐士严子陵,特地在桐庐宜春江给他建造了祠堂,并且亲自撰书了《严先生祠堂记》,文中附录有一首赞颂严子陵的诗,有“云山苍苍,江水泱泱。先生之德,山高水长”数句。在文章写成后,范仲淹把它拿给友人李泰伯看。李泰伯读后品评说:“‘云山’‘江水’等词,从内容上说,境界很是宏伟;从用语上说,也极有气派,而下面用了一个‘德’字接它,似乎显得局促,不如换个‘风’字怎么样?”范仲淹听后,把诗再低声地吟诵了一遍:“云山苍苍,江水泱泱。先生之风,山高水长。”果然味道大不相同,因为“风”有“风传千里”“风流千古”的意味,故而更能表现出对先贤严子陵的无限崇敬之情。范仲淹连忙起身称谢,拜李泰伯为“一字师”,并以一千两银子作为酬答。

6.陌生老者为萨都剌改诗

元代蒙古族诗人萨都剌,字天锡,号直斋。诗作风格清婉,多写自然景物,间或写民间疾苦,著有《雁门集》。有一次,萨都剌写了一联诗:“地湿厌闻天竺雨,月明来听景阳钟。”吟哦再三,颇为自得。有个老人看见这联诗后,连连摇头,不以为然。萨都剌一见此情,知道老人定有高见,便虚心向他讨教。老人说:“这一联诗,写得的确不凡,摹景状物,别有意境。只是上半联已有一个‘闻’字,下半联又用一个‘听’字,字虽有异,却皆隐‘耳’意。恰犯诗家大忌。” 萨都剌豁然大悟,忙问:“依您之见,改什么字为好?”老人不慌不忙地答道:“唐人诗中不是有‘林下老僧来看雨’的佳句吗?不妨把其中的‘看’字借来一用。” 萨都剌试着把“闻”雨改为“看”雨,仔细玩味,觉得果然更好。上半联的“看”字隐“眼”意,下半联的“听”字隐“耳”意,不仅更符合诗的“工对”,而且愈发显得情景交融,有声有色。萨都剌急忙上前施礼,称老人为“一字之师”。

7.金尘僧为王一亭改诗

1935年,著名书画家王一亭先生受虞山某氏之托抄写百花诗。在写到其中一首藤花诗时,误将“茸”字写成了“葺”字。当时有一位客居常熟逍遥游公园的新华艺专毕业生,时才25岁的金尘僧见到了王先生的笔迹后,毅然提笔写下了一首名为《戏呈白龙山人王一亭文》的诗寄给了这位艺坛老前辈。诗是这样写的:“丹黄甲乙究瑕疵,自昔曾闻一字师。那许紫茸成紫葺,先生想未橪吟髭。”指出王老先生在抄诗时未经思索细辨就信手写了这个错字。事隔不久,一首名为《七律•奉酬尘僧先生》的答谢诗送到了金尘僧的案头。诗云:“多君只字摘瘢疣,极目天涯未易求。自省衰年多事偾,频经尘劫念生浮。摇毫愧向碑三宿,得句疏悭酒一瓯。半偈有缘共佳话,阑干倚遍海云瘘。”海云瘘,正是王一亭先生书屋之名,这首诗就是年逾古稀的王先生写来的,诗中表示了他对这位一字之师的真挚酬谢。其勤奋好学、勇于改过的谦谦君子之心,跃然纸上。

8.张逸生为郭沫若改台词

20世纪40年代初,重庆公演郭沫若编写的话剧《屈原》,正好郭沫若本人也在那里看戏。台上扮演婵娟的演员张瑞芳念着痛斥宋玉的台词:“宋玉,你辜负了先生的教诲,你是没有骨气的文人!”郭沫若听到这里时,总觉得这句台词缺了点味道。隔天,他就与张瑞芳交谈自己的感受,打算把那句台词改一改。这时,旁边扮演钓翁的张逸生插了一句嘴:“‘你是’不如改成‘你这’,‘你这没有骨气的文人!’就够味些了。”郭沫若品念着这句话,发觉果然生色不少,高兴地采纳了张逸生的意见,并尊称他为“一字之师”。为此,学识渊博的郭沫若还特意写下一篇短文附在剧本后面。

9.服务员为吴玉章改诗

吴玉章在1942年曾写了一首《和朱总司令游南泥湾》的诗。诗中用“纵横百余里,‘回乱’成荒地”两句描述了当时的南泥湾的状况和历史。句中的“回乱”指清朝年间,南泥湾一带回民起义,遭到清朝政府的残酷镇压,从此南泥湾更加荒凉。后来,《红旗飘飘》编辑要用这首诗,吴玉章应允了。他正抄写这首诗,服务员小张一边看一边搔着头皮,思索了好一会,说:“‘回乱成荒地’这句不妥贴,您虽然在‘回乱’上加有引号,但从字面看,还是把南泥湾的荒废归咎于回民起义了。”吴玉章一听,忙停下笔谦逊地讨教:“对,你提得好,这句是不妥,你看怎么改才好?”随即,吴玉章把身边的工作人员也找来参加他们对这句诗的研究,最后定稿时把“回乱”改为“剿回”二字。这一改,揭示出南泥湾的荒废是封建统治者镇压人民起义造成的,使读者看到了历史的真面目。事后,吴玉章同客人们谈到这位才十六、七岁的小服务员时,不无感慨地说:“他是我的一字师啊。”

10.臧克家为毛泽东改诗

1957年1月,毛泽东让袁水拍约臧克家去他那里谈谈。席间,谈及毛泽东的《沁园春·雪》这首词,臧克家问毛泽东,“原驰腊象”的“腊”字应该怎么讲,并说现在各人的理解不同。毛泽东听了,谦虚而又有点疑问地征询他的意见:“你看应该怎么讲?”臧克家答道,“腊”字不好讲,改成“蜡”字就好了,“蜡象”与上面的“银蛇”正好相对。毛泽东欣然接受:“那你就给我改过来吧。”

11.农家女为陆游改对联

南宋乾道八年初春,夔州通判陆游应诏前往抗金前线南郑,途经四川梁山(今重庆梁平)蟠龙山时,忽闻山顶鞭炮震耳,锣鼓喧天。循声而至,原来是当地官员和山民正在庆贺蟠龙桥落成。但见这蟠龙桥像一条蛟龙飞跨山涧,又如雨后的彩虹横亘天际,如诗如画。陆游不禁连连称赞。当地官员得知来者是大诗人陆游,立刻捧出文房四宝,恭请他给蟠龙桥写一副对联。陆游略思片刻,运腕挥毫,在桥头石壁上写下了:“桥锁蟠龙,阴雨千缕翠;林栖鸣凤,晓日一片红。”然后骑马下山到县城住宿。

陆游走后,当地一姓肖的父女走来观看。女儿肖英姑看完陆游的对联,若有所思地说:“此联不愧出自大诗人之手,只是有一字不太贴切,弱了气魄。”

原来,这肖英姑出自书香门第,早年丧母。后来家中又不幸失火,烧毁了偌大家业。父亲灰心丧气,带着女儿进了蟠龙山,父女俩在这如诗如画的山中种地打柴为生。晚上父亲常常挑灯教女。英姑天资聪颖,学习勤奋,长大成人后,诗词歌赋、地理天文,无一不晓,无所不通,深得当地人敬佩。

且说英姑这无意中一句评论,不多时竟传到了陆游的耳朵里。他听后大为纳罕,思来想去,却不知哪一字弱了气魄。

次日,陆游独自一人来到蟠龙山,直奔肖氏父女所住的蟠龙洞。连唤数声,竟无人回应。他沉吟片刻,信步走进洞中,原来英姑父女并未在洞里。陆游四下环顾,见一块大石上放着笔墨纸砚,便铺纸提笔,写道:“为龙意蟠,洞府未然,不留空下,重见英山,求深何在,女才知返,姑怅去贤。”署上姓名,然后回身走了。

陆游刚走不久,英姑父女打柴回来,知是陆游来过。父女俩看着陆游那文不成文,诗不是诗的文字,经一番琢磨,方破解出这是一首七言诗:“重返蟠龙为求贤,未见英姑意怅然。才女不知何处去,空留洞府在深山。”

陆游回到住所,当晚又是一夜没睡,仍未想出是哪个字不妥,第二天早晨,竟踏露又来到蟠龙洞。英姑父女听见招呼,忙将他请进洞中。稍事寒暄,陆游直言向英姑求教,请她指出对联中哪一字不妥。英姑含羞笑道:“大人,奴家乃山野村女,本不敢妄评大人之作。承蒙大人不弃,光临寒舍,斗胆直言,不当之处,还望大人指教。”然后侃侃说道,“大人上联‘桥锁蟠龙,阴雨千缕翠’无懈可击;下联‘林栖鸣凤,晓日一片红’,若改为‘一声红’岂不更妙?凤凰叫而旭日升,有声有色。不知大人以为如何?”陆游听罢,沉吟片刻后,连声赞道:“妙,妙,妙!好个‘一声红’!真是一字师也。”

陆游心悦诚服,欣然来到蟠龙桥,将“片”字改为“声”字。

英姑成为陆游的“一字师”的故事,很快传开,一直流传至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