综合学习

简洁有力

  • 案例阅读
  • 知识学习
  • 案例分析
  • 拓展阅读
西瓜出售

有个瓜贩在大路边贩卖西瓜。

一群秀才路过,七嘴八舌为瓜贩子出主意。他们建议瓜贩写一个告示出来以便过路人知晓,便于西瓜销售。

第一个秀才出主意说应该写:此地有西瓜出售。

另一个秀才说:“此地”多余,写“有西瓜出售”。

第三个秀才说:西瓜摆放在那里很明显,“有”也是多余的,直接写“西瓜出售”。

第四个秀才说:西瓜摆放在那里,谁都看得见,直接写“出售”不就可以了吗?

一个乡村私塾先生在一旁听了他们的争论,冷冷一笑,默默地走上前去,将秀才写的牌子扔到一旁的水田里。

没有这个售瓜告示,瓜贩子的西瓜依然畅销。


这个故事中秀才写的告示,你觉得哪一条表达效果好呢?而私塾先生将他们写的告示扔掉,是否会影响信息的传递?这个故事说明了什么问题呢?

你可以进入知识学习,全面学习“简洁有力”。或直接参加话题讨论,与大家分享你的感受。

这个案例,涉及语言运用的简洁问题。在言语交际过程中,一般而言,选择词语要求简洁有力,即使用最少的词语,传递最丰富的信息。所谓简洁有力就是言语表达要求言辞简单,但是含义深刻,感情鲜明,表述具有力度,也就是言简意赅,可以说是简洁有力的最基本追求。

对于简练的追求,古今中外的作家的认识和创作实践都有相通之处。

俄国作家托尔斯泰说:“作家的语言应该是金刚钻的语言,应该像金刚钻那样优美、坚实、精密、有力。”作家契科夫认为言语“简练是才能的姐妹”。刘勰认为:“文以辨洁为能,不以繁缛为巧。”清代刘大櫆在《论文偶记》中说:“凡文笔老则简,意真则简,辞切则简,理当则简,味淡则简,气蕴则简,品贵则简,神远而含藏不尽则简,故简为文章尽境。”我国古代文人创作,有炼字的传统,追求出语惊人,其实核心就在于简练,以简洁的言辞传递丰富的信息。

美国著名幽默作家马克吐温讲了一件教堂布道捐款的经历:

有一次马克•吐温在教堂听牧师演讲。最初,他觉得牧师讲得很好,使人感动,准备捐出所有的钱。过了10分钟,牧师还没有讲完,他有些不耐烦了,决定只捐身上的钱的一半。又过了10分钟那个牧师还在讲道,于是他决定捐一些零钱。又过了10分钟,牧师还没有讲完,于是他决定,1分钱也不捐。到牧师终于结束了冗长的演讲,开始募捐时,马克•吐温由于气愤,不仅未捐钱,还从盘子里偷了2元钱。

这个故事结尾的真实性姑且不论,但是啰啰嗦嗦的语言引起反感这样的事例,在现实生活中是不胜枚举的。

斯大林记录了一个他问政下级的事件:

我问:你们的播种工作怎么样了?他答:斯大林同志,你问播种工作吗?我们已经动员起来了。(笑声)

我问:那么结果怎么样呢?他答:我们把问题直截了当地提出来了。(笑声)

我问:那么以后又怎么样了呢?他答:斯大林同志,我们有了转变,马上就会有转变。(笑声)

我问:究竟怎么样了呢?他答:我们那里有了一些进展。(笑声)

我问:可是你们的播种工作究竟怎么样?他答:斯大林同志,我们的播种工作暂时还没有头绪。(哈哈大笑)

这种回答简直是废话连篇,绕了半天圈子也没有回答到点子上,的确令人生厌。

这种情况在我国官场似乎也很常见,假话、空话、大话、套话连篇,被人称之为“重复的老话、正确的废话、漂亮的空话、通用的套话、违心的假话”,其实全都是废话。例如有一年我国南方发生水灾,中央电视台的记者电话采访灾区的指挥,询问了解灾情。对方不直截了当说灾情,反而大说特说上级如何重视,领导如何关心,指挥如何英明,民众如何齐心协力,等等,引起舆论一片哗然。

如何做到简洁有力。

做到简洁有力,那么言语交际也好,文章写作也好,要注意不啰啰嗦嗦说重复的话,不堆砌词语,也不能一味追求简洁而令人看不懂。要做到寓繁于简,要言不烦。

中国哲学中有一个很重要的概念就是大道至简,意思是说大道理(基本原理、基本方法和基本规律)都是极其简单的,一两句话就可以说得清清楚楚,明明白白。古人在这方面可以说是做出了表率。

例如孔子的《论语》,才一万五千字,但是其中蕴涵的教育论、人生观、世界观,我们至今仍然受用不尽。

鲁迅小说《祝福》中的祥林嫂,孩子被狼叼走了,这个遭遇很令人同情,当她天天向人诉说“我真傻”,开始还有点新鲜感,令人同情,但是最后反反复复就是这个“我真傻”,听的人都很不耐烦,不再听她诉苦了。祥林嫂的遭遇固然令人同情,但是从认知策略看,这种信息刺激过多、过强和作用时间过久而引起心理极不耐烦或反抗的心理现象,却是言语啰嗦引发的。

明代冯梦龙《古今谭概》说:北宋雍熙年间,有一诗伯(犹言“大诗人”)曾作了一首《宿山房即事》诗:

一个孤僧独自归,关门闭户掩柴扉。

半夜三更子时分,杜鹃谢豹子规啼。

又一次,他又作了一首《咏老儒》诗:

秀才学伯是生员,好睡贪鼾只爱眠。

浅陋荒疏无学术,龙钟衰朽驻高年。

全诗重复又重复,罗嗦又罗嗦,你看:“孤”与“独自”,都是“一个”的意思;“关门”即“闭户”,也就是“掩柴扉”;“半夜”、“三更”与“子时分”,都同指一个时间;“杜鹃”又叫“谢豹”,也叫“子规”,是同一种鸟。下一首也是一模一样,中间用词重复。这哪里是什么诗呀,无非是一种排列近义词的文字游戏!

作为诗歌,精练是其最基本的特征,如此重复,反映的是思想的贫乏,表达的呆板。但是类似笑话中的用例,在现实中却是时时的发生,譬如说什么“凯旋而归”,“琼浆美酒”,“来回徘徊”,等等,都是这个诗伯的遗风。

鲁迅先生在文学创作上,表达简洁是有名的,他的文章都不长,内容十分紧凑。

在发表于1932年1月20日《北斗》第二卷第一期《答北斗杂志社问》里谈“创作要怎样才会好”,先交代这不是教授们的写作教程,但同时也承认这正是他本人的写作经验和习惯,共八条,第四条是:“写完后至少看两遍,竭力将可有可无的字、句、段删去,毫不可惜……”

这篇文章发表时,离鲁迅去世也就四年,不能不说是鲁迅创作成熟期的一种成熟、稳定的对写作的看法。他对作品的态度是“毫不可惜”的,力求做到凝练,憎恶那些无谓的、拖泥带水的表达,可以说鲁迅是现代文学史上用词简洁的楷模。

简洁有力的注意事项。

语言要简练,不讲抽象话,有话则长,无话则短,不罗嗦、抽象,一般要注意以下几点。

第一,干净利索。

去掉口头语和多余的叹词,如“这个”“那个”“反正”之类的口头语,或“嗯”“啊”之类的叹词;避免这些毛病,一方面要加强训练,一方面在表达时要把演说的基本内容和前后层次想清楚。

第二,要言不烦。

就是要去掉多余的话,三言两语能讲清楚的,不要拉拉扯扯地讲半天,做到开门见山,直奔主题。有些人发言废话连篇,讲完了你根本就不明白他到底说了什么。

第三,避免重复。

演讲时为了强调某一点,有时需要重复,但非重点的地方不能重复。

第四,使用熟语。

熟语包括成语、惯用语、谚语、歇后语等,都是现成的习用组合,具有丰富的内涵和喜闻乐见的形式。成语蕴涵丰富,很多成语都是由一个寓言故事、历史故事形成,具有双重信息,表义上言简意赅,可以使言辞简洁。但是成语运用也要恰当,不能堆砌。到一个地方,恰当引用当地的习俗词语穿插在讲话中,很容易拉近说话人和听话人之间的距离,引起共鸣,收到奇效。

第五,正确选词。

这里的正确选词是指要注意选择表意信息丰富的词语。例如“伤亡”和“死亡”比较,“伤亡”含有两种信息;“功名”和“名利”相比,“名利”的含义信息更为丰富一些。比如在报道灾情,需要细说,那么受伤者和死亡者人数就要分开说,如果不是特别强调,就可以使用“伤亡”来合指。

最后,还要避免苟简。

追求简练,但是不能走向反面,形成苟简,认为凡事都是越简单越好。简洁不是简单,不能生拼硬凑,乱砍枝叶,形成谁也看不懂的文字。

例如我国唐代诗人权龙褒,史称他 “不知声律”,却“好赋诗”。然所著多佶屈聱牙,难以卒读。他写了一首《秋日述怀》:

檐前飞七百,雪白后园僵。

饱食房里侧,家粪集野螂。

这首诗无人能解,他自鸣得意地解释:“鸽子从檐前飞过,价值七百文;衣衫洗过挂在后园,洁白如雪。我酒足饭饱,在房中侧卧;忽然要上厕所,不料大便招来野地里一堆蜣螂(屎壳郎)。”听者无不掩口嗤笑。唐中宗也戏谐地称他“权学士”,太子更是题诗讽刺他是“龙褒才子,秦州人士。如此作诗,趁韵而已”。

宋哲宗时有个皇室子弟的侍从太监作了一首诗:

日暖看三织,风高斗两厢。

蛙翻白出阔,蚓死紫之长。

众人闻听,大为不解,还以为此诗妙不可测,就试探着问这人。这人哈哈一笑,随口解释道:“一日我晒太阳时看见有三只蜘蛛在房檐下织网,紧接着又看见两只麻雀在两厢廊中争斗,还看见有只死青蛙肚皮翻天,四脚曲着像‘出’字,还看见有只死蚯蚓弯曲如‘之’字。”众人听了,大笑不已。此时宋哲宗扎了针刚要用艾灸,听了小太监念了上边这首诗,笑得前俯后仰,便不再用针灸了。

也许因为经中宗、哲宗御览钦评的原因,此诗体虽一派热昏妙语,却偏偏屡有人拟作,并且形成令人无法卒读的特殊诗体。唐宋至元明清,不断有稗史、杂记、戏曲、小说夹杂这类诗体的作品。这种求简的表现,实际上已经走入极端,是一种病态的表达了。

这种苟简方式文辞难懂,不值得提倡,但是这种苟简的文风谬种流传,在今天还是没有绝迹,尤其是网络表达,有的是为了求简,有的是故作高深,形成所谓独特的表达方式,哗众取宠,博人眼球。这种做法是不可取的。

例如:喜大普奔:喜闻乐见、大快人心、普天同庆、奔走相告。

地命海心:吃地沟油的命,操中南海的心。

人艰不拆:人生已经如此艰难,有些事情就不要拆穿了。

说闹觉余:其他人有说有笑有打有闹,感觉自己很多余。

随学随练

1.分析解释下面网络词语的含义,谈谈你对这些词运用的看法。

(1)不明觉厉 (2)男默女泪

(3)火钳刘明 (4)无知少女

(5)累觉不爱 (6)喜大普奔

(7)细思恐极 (8)啊痛悟蜡

2.阅读下面的案例,请从简洁有力这个角度谈谈你对莫洛托夫回答的认识。

1945年,前苏联外长莫洛托夫率代表团访问美国。美国因为使用原子弹最后征服了日本,结束了二战而趾高气扬,不可一世。这时的美国急切想知道前苏联的核能力,便派出一个记者去采访莫洛托夫。记者问:贵国有多少原子弹?莫洛托夫沉着脸回答:足够!

查看答案

收起答案

1.(1)不明觉厉:虽然不明白你在说什么,但是听起来感觉很厉害的样子。表面词义用于表达菜鸟对专业型、技术型高手的崇拜,引申词义用于吐槽对方过于深奥不知所云,或作为伪装自己深藏不露的托辞。

(2)男默女泪:2010年初出现的网络用语,全称为“男生看了会沉默,女生看了会流泪”。常用来形容某篇文章的主题,多与情感爱情有关。

(3)火钳刘明:是“火前留名”的意思,通常在一些有争议的作品刚出来时使用,表示看好这作品会火的可能性,而在前排留名。此外,“山前刘明”是“删前留名”的意思。

(4)无知少女:无党派、知识分子、少数民族、女性,四项集一的结果就是“无知少女”。

(5)累觉不爱:是“很累,感觉自己不会再爱了”的缩略形式。源自一个帖子,一名95后男孩感叹“很累,感觉自己不会再爱了”,后引发众多二三十岁的青年议论。

(6)喜大普奔:是“喜闻乐见、大快人心、普天同庆、奔走相告”的缩略。

(7)细思恐极:是“仔细想想,觉得恐怖至极”的意思。

(8)啊痛悟蜡:“啊多么痛的领悟”的意思,后面的“蜡”是因为网友说这句话时,常在最后加个“蜡烛”图标以示“杯具”。

这些词语,都是苟简形成,词义含混模糊,不具有传播价值,只能在很小众的网络上使用。这种随意合并词语的行为,损害了语言的纯洁性,搞乱了语言词汇体系,不值得提倡。

2.莫洛托夫面对美方记者的问题,既不正面回答有多少原子弹,也不简单否认说不知道,或者说这是国家机密之类的托词,而是用了一个简洁有力的“足够”,就易如反掌地把对方的问题化解了,可谓掷地有声,不费吹灰之力,而且隐含着很多信息在里面,给人以想象的空间,把前苏联的那种不畏强敌的气势准确地传递出来,从简单的守势变成了攻势,变被动为主动。如果这时莫洛托夫按照常规啰啰嗦嗦解释半天,不但说不清楚,很可能会招致美国记者的又一提问,处于被动地位。莫洛托夫要言不烦,干脆有力的回答,留足了弦外之音,给人以丰富的联想,可谓胜过千言万语。这既是词语简洁用例的典范,又是临场应变能力的典范,而人际交往中的临场应变能力,往往具体体现在言语运用方面。

这个案例中,秀才为瓜贩子写的告示从“此地有西瓜出售”,逐步简化为:有西瓜出售、西瓜出售、出售。但是在这个环境里面,仍然显得啰嗦。因为西瓜摆在那里是很明确的,“此地”就是多余的,“有”也是多余的;摆的明明白白就是西瓜,还要写明“西瓜出售”,“西瓜”二字也显多余;西瓜堆放在路边,当然就是为了出售而不是展示,因此连“出售”也是多余的。无怪乎私塾先生听了秀才们在一边叽叽喳喳,不动声色地把他们苦心思索写出来的告示牌扔一边去了。通过这个案例可见,词语锤炼中简洁有力的要求,不仅是词语使用要简洁,而且要求要言不烦,没有多余词语,在不需要使用词语的时候一个词语使用也是多余的,所以案例中的“出售”看起来很简单了,但是纯属多余。西瓜摆在那里,一望而知就是出售,再写上出售,纯粹就是画蛇添足,多此一举。

通过学习,你觉得什么样的词语运用才是简单的?你在这方面有什么体会吗?把它们写出来,到论坛与大家一起分享吧。

简洁凝练是文章的境界

简洁凝练就是用较少的文字说明较多的内容,用较短的篇幅讲清较复杂的事理,论题集中,不蔓不枝,篇无闲句,句无闲字,干净利索,像金刚石,体积小,密度大,硬度高。在文学大师莎士比亚看来:简洁的语言是智慧的灵魂,冗长的语言则是肤浅的藻饰。这就是说,简洁是智慧的表现,冗长是肤浅的表现。恩格斯指出:言简意赅的句子,一经了解,就能牢牢记住,而这是冗长的论述绝对做不到的。恩格斯的话大家都能赞同,因为都有这样的体会。

中国是一个诗歌大国,有古诗、格律诗、新诗,新诗以自由诗为标志。但大家公认,写得最好的诗还是唐诗,唐诗是中国诗歌的高峰。现在流传较广、常被引用的仍以唐诗居多。如李白、杜甫、白居易、王维的诗。新诗引用较少。为什么出现这一多一少呢?原因之一就是唐诗简洁凝练,篇幅短小,好背好记。而新诗篇幅长,又不很整齐,难背难记。新诗中能流传的,也大多是短小的篇幅。近现代人写得较好的诗歌也是旧体。如毛泽东的几十首诗词,老帅叶剑英、陈毅的诗词就是例证。大汉奸汪精卫在青年时期却是个激进革命家,当年冒死刺杀清朝摄政王,被捕后关在北京监狱,他在狱中作诗:“慷慨歌燕市,豪情作楚囚。饮刀成一快,不负少年头!”因篇幅短小,脍炙人口,一时传为美谈。翻译过来的诗也是如此。如泰戈尔的《飞鸟集》;裴多菲的《自由与爱情》:“生命诚可贵,爱情价更高。若为自由故,二者皆可抛。”广为流传。

战国时燕国太子丹派荆轲刺秦,出发时在河北易水河畔饮酒诀别。荆轲明白,他此行去杀秦王,是深入虎穴,败会被杀,成也会被杀,肯定是有去无回。他于是唱起两句:“风萧萧兮易水寒,壮士一去兮不回还!”此诗仅两句,却准确地反映了当时的气氛、荆轲的前途与心情,苍凉悲壮,闻者落泪,因而千古流传。刘邦当上西汉开国皇帝后,衣锦还乡,在父老乡亲的欢呼簇拥下,击筑高歌:“大风起兮云飞扬,威加海内兮归故乡,安得猛士兮守四方!”只有三句诗,反映了诗人的真情实感和忧思,是志得意满又居安思危的代表作,也是典型的短篇之作。

中国自古有“惜墨如金”之训,追求简洁凝练是历代文章名家的传统,“意则期多,字惟求少”,不繁冗,无疏漏,“文简而意周”。欧阳修名作《醉翁亭记》,开篇一句“环滁皆山也”,即是典范。广为流传的《古文观止》,收文222篇,无一不是咫幅容千里、尺水兴波澜的凝练之作。东汉哲学家王充认为:“文贵约而旨通,言尚省而趋明。辩士之言要而达,文人之辞寡而章。”这就是说,篇幅要节省而观点通达,言辞贵简练而意思明白。“辩士”即雄辩家、政治家,用今天的话说就是搞政治、搞管理的人,党政干部、律师、经理,他们的文章和演讲应该开门见山、简明扼要、语意周全。“文人”指从事学术研究的专家学者,他们的文章和演讲应该言辞不多而有文采。无论是“辩士之言要而达”,还是“文人之辞寡而章”,都有一个共同要求,那就是简洁凝练。

例如,刘邦率军攻进汉中后,尽废秦朝苛法,只与民约法三章,即“杀人者死,伤人及盗抵罪”。两句话十个字,很好记。秦桧要杀岳飞,大将韩世忠不服,质问秦桧:岳飞何罪之有?秦桧答道:“莫须有!”就是不一定要有,无罪也可以杀。只用三个字就把韩世忠挡回去了。当然,这里不是说秦桧做得对,而是说他讲得简洁,同时暴露了他的专横残暴与阴险卑劣。还有《林海雪原》里写坐山雕,为筹备百鸡宴,下山前向众匪徒下令,“命令只有三个字:‘烧!杀!抢!’”何其简洁明了!也鲜活地刻画出了这帮匪徒的凶残。当年周恩来总理招待首次来华访问的尼克松总统,在宴会祝酒词中说:“由于大家都知道的原因,中美两国政府二十多年没有来往。”一句“大家都知道的原因”,概括了复杂的原因,又避免了美方的尴尬。何其高明又简练!还有2001年耶鲁大学校庆300周年时校长的讲话,不到一分钟,只用了161个字,却概述了耶鲁大学建校300年的成就。那是再简洁凝练不过了。他的讲演是:“今天,我们不要只说耶鲁的历史上出过五位美国总统,包括近几十年来接踵入主白宫的老布什、克林顿和小布什,也不要只说耶鲁是造就首席执行官最多的摇篮,我们更应该记住,耶鲁的毕业生有三位诺贝尔物理奖、五位诺贝尔化学奖、八位诺贝尔人文奖和八十位普利策新闻奖、奥斯卡电影奖、葛莱美音乐奖等奖项的获得者。耶鲁,我们的耶鲁,自始至终坚持为人类文明和社会进步服务的理念!”一座举世闻名的高等学府,回顾自己三百年的辉煌,不到一分钟,寥寥百余字,简洁而又精纯,体现了高度的自信与自尊。当然,这里要指出的是,篇幅小的文句不一定简洁凝练,但简洁凝练的文句一般篇幅小;篇幅短的文句不一定记得住,但记得住的文句一定篇幅短。

杰出的政论家、大学者梁启超认为“大凡文章以说话少、含意多为最妙”,贵在“简洁”。他的文风是笔端常带感情,笔锋犀利,文采飞扬,又没有空话、套话、废话,成为一代宗师。鲁迅主张内容要实,架构要紧,文字要精。他在回答北斗杂志社记者提问谈创作经验时说,宁肯将写小说的材料压成缩写,也不可将速写的材料拉成小说。文章“写完后至少看两遍,竭力将可有可无的字、句、段删去,毫不可惜”。明末清初的思想家、史学家黄宗羲将自己的书房取名为“惜字斋”,追求的就是简洁凝练。

有人视简洁凝练为一种风格,其实更是一种功力。倘若没有较高的思想水平和较强的文字能力,就很难做到提纲挈领,高度概括,避免芜杂,一语破的。鲁迅晚年的杂文,大都千字左右一篇,短的仅几百字,却内涵丰富,思想深刻,耐人回味,正是源自他文学家兼思想家的底气。成语、格言、警句是浓缩的精华,是简洁凝练的极品,若无深刻的识见,非经千淘万漉,是得不到的。

作品的价值主要取决于思想,不在于字数。伟大的著作并非都是长篇。《论语》只有15000多字,《孟子》只有35000来字,而《老子》(又叫《道德经》)不过5000言。显然,它们成为传世经典,是因其思想而非因其篇幅。传世名文多短篇。当然,长篇传世的也有,毕竟占少数。在传世的长篇中,人们能记住的也只是若干段落和一些精彩的句子。所以,既要能做长篇巨匠,更要能做短章圣手。也可以说,只有少数人适合写长篇,多数人应写短篇;少数内容适合写长篇,多数内容适合写短篇。尤其是现在进入了信息化时代,知识的创造与增长越来越快,文字给人类带来的负担越来越重,而各种竞争对速度与效率的要求越来越高,时间就是金钱,速度就是胜负,效率就是生命。因此,人们对短文的期待更为迫切。无论是大事情还是大道理,都应写得短些、实些、精些,用最简洁的语言表述最精彩的内容,非长不可的著述也要力避冗章、冗句、冗字。德国大文豪、百科全书式的人物歌德,向人们提出忠告:“不要把时间、才力和劳动浪费在空洞、多余的语言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