综合学习

言语交际的基本特点

  • 案例阅读
  • 知识学习
  • 案例分析
  • 拓展阅读
你会说话吗?

案例一

2009年6月17日,中国之声《新闻纵横》报道,河南郑州市须水镇西岗村原本被划拨为建设经济适用房的土地上,竟然被开发商建起了12幢连体别墅和两幢楼中楼。

须水镇西岗村村民宋先生已经向有关部门反映了这一情况,他说许多部门都很热情,郑州市规划局态度却极为冷淡。中国之声记者在郑州市规划局信访接待日这天,拿着他们出具给宋先生的信访意见书,来到了规划局。

几经波折,记者来到了主管信访工作的副局长逯军的办公室,将他们出具的信访处理意见书递了过去。一看到意见书上宋先生的名字,逯军就要求检查记者的采访设备,在拔掉了采访机话筒之后,他的第一句话居然是:“你们广播电台管这闲事干什么?”

当记者要求他对于他们出具的信访处理意见进行解释时,这位副局长却向记者问了这样一个问题,他说:“你是准备替党说话,还是准备替老百姓说话?”这话让记者难以理解,众所周知,新闻媒体是党和政府的喉舌,而党和政府的宗旨是为人民服务,党和人民的利益从根本上讲是一致的,可为什么在逯军副局长眼里,党和百姓却成了对立的双方?记者要求他对这句话做出进一步的解释,这位副局长说:“这个事我不清楚。我也是第一次见到你,也是第一次见到这个事。等我搞清楚了以后我可以回复你。这件事我可以交有关部门来处理。”

郑州市规划局逯军副局长因质问记者“替党说话还是替老百姓说话”传到网上,引起轩然大波,逯军也因此陷入舆论漩涡。郑州市监察局的工作人员称郑州市委、市政府对此事高度重视,召开专门会议,迅速成立了以相关部门组成的联合调查小组。调查小组已立即开展工作,对此事进行全面调查。2009年6月22日下午,郑州市人民政府新闻办公室发布消息称,郑州市规划局副局长逯军已被停止工作,深刻反思、接受调查。

案例二

晓华和林芳谈恋爱谈了两年,已经到了谈婚论嫁的时候。一次两人却因为一些琐事吵了起来。

林芳:你昨天上哪去了?

晓华:出去办点事。

林芳:办什么事啊?

晓华:我办什么事要给你汇报啊?

林芳:昨天朋友送我两张电影票,我找你半天,现在电影票也作废了!

晓华:一个破电影有什么好看的!

林芳:那是我一直想看的电影……

晓华:算了算了,以后电影有的是看。

林芳;什么算了算了,你这样对我我可受不了。

晓华;我就是这样一个人,难道你不知道啊!

林芳:你是这样一个人啊,那以后怎么过?

晓华:我就这样,你看着办吧!

林芳:你这样没心没肺的!

晓华:我就是这样没心没肺的,你找有心有肺的去呀!

林芳含泪转身离去。

事后晓华很后悔,想找林芳道歉,但是林芳伤透了心,再也不理晓华,两个人就此吹了。

这两个案例中的主角都涉及到言语表达不当的问题,一个因言不当被解除职务,一个因言不当失去了多年的女朋友。为什么会出现这样的结果?言语交际中这样才能避免类似的问题发生呢?你可以进入知识学习,全面学习“言语交际的基本特点”。

或直接参加话题讨论,与大家分享你的感受。

言语表达有一个很突出的特点,那就是不可逆转性。所谓不可逆转性是指言语已经说出就形成事实,不可更改,并且是百口莫辩。言语交际,无论是使用口语还是书面语,只要一发布出来,就被别人知晓,无法收回,俗话说“覆水难收”就是如此。例如法庭上,一句不慎重的话,就有可能被对方抓住把柄,作为不利于自己的证据。尤其是在像外交、谈判、法庭论辩这些场合,言语交际更要考虑后果,不让对方有机可乘。当前网上盛传的很多“雷语”,就是因为忽视了言语的这种不可逆转性而不加考虑就冲口而出,其结果往往是造成不可收拾的局面。我们在言语交际的基本要求中提出具备临场应变能力,就是根据言语交际的不可逆转性特点而言的。

在现实交际中,如果自己的表达出现错误,而且已经自我意识到,那就应该即刻纠正,不可将错就错,更不可在别人指出还要狡辩拒不认错,而应该就坡下驴,趁机作出解释。如果是在重大的场合说错话,为避免误会或造成经济上的损失,应该立即通知对方加以纠正,甚至还有必要专门进行解释澄清,弥补错误。所以,话语的不可逆转性,在一定程度上又是可以弥补的,只是弥补要及时,承认错误要诚恳。

除了不可逆转性这个特点外,言语交际还有下面一些基本特点:

第一,具有很强的动态性。言语交际一般而言主要是指口头交际,口头交际大多又是通过有声语言面对面进行的,这种交际过程是不断变化的活动,只有时间的延续性,没有空间的扩展性,说话人把自己想要表达的思想通过组织词句把信息传递出来,听话人接受了信息再根据自己的经验把耳朵接受到的声音讯号还原为语句,这样就形成了一个不断发展变化的过程,如此往复,具有了动态性。

第二,具有互动性。言语交际是人际交往的重要方面,既然是人际交往中的行为,那么一般情况下就不是一个人从头到尾说到底,一个人在那里自言自语,自说自话,而是互相交际交流。听话人接受了信息进行反馈变成说话人,原来的说话人又变成了听话人,根据接受到的反馈信息再进行新的信息传递,正式的交谈如此,日常的口头交际也是如此。

例如:

甲:我请你看电影可以吗?

乙:好啊,谢谢啦!看什么电影呢?

甲:看《十月围城》吧,剧情是保护孙中山。

乙:好看吗?我喜欢看爱情片。

甲:那就看《全城恋爱》吧!

乙:那部电影要情人节才上映呢!

言语交际中要使互动有效,交流表达顺畅,要受到下列一些因素的影响:交际双方的职业、交际双方的经历、交际双方的身份、交际双方的文化程度、交际双方的民族文化背景等。

正是因为具有互动性,因此言语交际过程中要注意灵活处理对方的反馈信息,不能不看对方脸色和对方的反应,一味自说自话,那样就收不到预期的效果。我们强调言语交际要具有临场应变能力,与言语交际的互动性也是密切相关的,因为互动过程中会出现新情况新变化,语言活动就需要实时调整策略,组织恰当的话语表达形式,以适应变化的需要。

第三,受环境制约性。人际交往都是在一定的社会环境中进行的,环境对言语交际的有效性也产生着重大的影响。一方面,安排在什么样的环境交流,比如交流的手段、交流的的地点、交流的时间,都应根据交际目标和交际对象进行充分考虑;另一方面,言语交际要充分考虑环境因素和巧妙运用环境因素,这样可以收到突出的表达效果。

随学随练

1.什么是言语交际的互动性?请你设计一个案例来加以说明。

2.你认为言语交际的动态性和互动性是不是一回事?简要谈谈你的认识。

3.请你评点下面案例中的言辞是否得当:

①江西某市一位副市长对一位被污辱女孩的母亲说出一句惊人之语:“如果是我的孩子遇到了这样的事情,我会带着她到一个没有人认识的地方去治病,不会向政府要一分钱。”

②四川某市国土局回复网友的提问该市“商品房产权为什么只有40年”时称:“土地管理法规定,住宅最高70年,没有规定非70年不可;40年后,我们是不是还存在这个世界,不要考虑太长远了”。

③刘某系某县初级中学学生,腿脚有残疾、行走不便。2008年5月9日下午,某中学送喜报到初级中学,学校要求全体同学下楼迎接,在同学下楼集合过程中,班主任老师张某大声对楼上同学喊“小瘸腿都下来了,你们还不快点”。

查看答案

收起答案

1.答案略

2.答案略

3.

①这位官员的回答不合适,简单粗暴。对于网友的疑问应该严肃回答,只要合情合法,只要有理有据,大可以把产权为40年而不是70年的理由摆在公众面前。商品房的产权不应该凭一个人或一个单位的意志来决定,也不可以在符合法律规定的范围内简单地取一个有利于自己的极值。当面对网友“吐槽”,该官员又回应称“言语不当”

②从表面上看,这位副市长是为那位受害者着想——要保护孩子的“隐私”,可是往深处想,却是要推卸责任。按照这位副市长的逻辑,当一个女孩受到侵害之后是不是也不可以报案,而是要选择默不作声呢?既然政府有规定,这位副市长就应该帮助这个受害者的家庭解决问题,即使无力也应该有一个支持的态度。在面对网民的批评时,这位副市长却回应称,“说话不严谨”

③班主任的话不尊重学生,有失作为教师的身份。作为老师,应该在语言文明方面率先垂范,做学生的榜样,不能拿学生的身体缺陷来取笑,更不能以此作为外号称呼学生。

两个案例不同的话语,都造成了发话人意想不到的后果。案例一中的副局长逯军,说出的话有严重的政治错误,把老百姓和党对立起来,作为一个领导人,非常不妥。但是话已出口,不可收回,所以他的话语一经传播到网上,更被无形放大,导致网民的愤怒与指责,最后下课也是必然结局,不然很难平息舆论漩涡。

案例二中晓华说“我就是这样没心没肺的,你找有心有肺的去呀”,明显是气话,并不是真要劝林芳去找别人,但是由于双方都不冷静,导致林芳负气而去,并据此认定晓华这个人靠不住,最后离他而去。

因此,言语交际要注意话语的准确性、信息的完整性,避免因言惹祸。

这个案例着重阐述了语境和言语表达的重要关系。你觉得语境在言语交际中有什么重要价值?欢迎到论坛发表你的看法,介绍你经历的言语交际案例。

言语交际的互动性

张艳玲

(湖北师范学院中文系,湖北黄石435002)

摘要:言语交际呈一定的互动性。言语交际的互动性是交际主体之间的互相作用,这种互动性受交际双方的职业、经历、身份、文化背景、民族文化等诸方面的影响。

关键词:言语交际;互动;交际主体

中图分类号:H0.05  文献标识码:A  文章编号:1007 -2187(2005)004 -0019 -002

言语交际是言语表达者和言语接受者在互动的状态下进行的,一般说来,言语表达者是施动者,言语接受者是受动者。其实,在言语交际中,表达和接受只是相对的,它们在修辞互动行为的作用下,会发生施受关系的逆转。言语交际的这种互动性使得交际双方不得不及时地调整和交换信息,从而更好地实现交际协调和沟通。言语交际过程中表达者和接受者的互动性受交际双方的年龄、职业、经历、民族、身份地位、文化程度等的影响。

一、交际双方的职业影响言语交际的互动性

不同职业的交际主体在言语的表达和理解上都有特殊的习惯。受职业的影响,人们的言语会带有一定的职业特点。大多数人对自己的职业有特殊的感情,非常敏感,在日常口语交际和书面写作中,若能注意交际双方的职业特点,就容易沟通,容易产生共鸣,这对于体现表达者和接受者言语的自我本色,增强表达效果,是大有好处的。例如,一位公正的厂长开除了严重违反厂纪的市长的内弟,说情者很多,于是,这位厂长就要说服各方面的说情者。他的表弟、某大学数学系的副教授说:“上万人的大厂,出一两个捣蛋鬼算得了什么,何必那么认真?”厂长说:“我有一个简单的数学问题要请教你,在一个分数中,从分子中减1加在分母上和从分子中减1,结果如何呢?”“两者的值都变小,不过前者缩小的幅度比较大。”教授说。“那我告诉你,刘某就是这分式里的1,你说是把他从分子中移到分母里去呢, 还是直接从分子里去掉?”教授无话可说了,可厂长在农村的姐姐发言了:“你知不知道他是市长的内弟?”厂长说:“这和锄草一样,只要它影响庄稼生长,不管他是什么草,都要一律锄掉,我们能因为某种草特殊就留下吗?” 厂长的说服符合两人的身份和职业,恰当得体,让人心服口服。

二、交际双方的经历影响言语交际的互动性

人是在实践经历中学习言语和学会理解言语所承载的有关信息的,也是在实践经历中学会应该如何回答问题的。经历越丰富,就越容易理解和接受交际过程中的相关信息,就越容易捕捉话语中的弦外之音。经历对言语表达和接受的影响是多方面的,选词用句,选用什么样的表达方式以及对答的速度,都往往跟经历有关。例如:

(1)李岩欠身说:“ 久闻捷轩大将军大名,今日得瞻虎将风采,并得追随左右,幸甚!幸甚!”

刘宗敏哈哈大笑,说:“ 李兄,我是打铁出身,大老粗,不会说客套话,你既不嫌弃我们,前来共事,咱们就是一见如故,什么客套话也不要说啦!”(姚雪垠《李自成》)

刘宗敏是打铁出身,参加李自成的队伍后,身经百战,生活和战斗的经历使他养成了直来直去的习惯,所以他说话很直爽,干净利落,不拖泥带水,不善于客套;而李岩出身于书香门第,自小就生活在知识分子之中,说话自然而然就养成了文质彬彬的习惯,喜欢客套。

经历如果不同,在言语交际中就很难达成共识,且往往造成误解,甚至闹出笑话。例如:

(2)飞机起飞后,一位空中小姐给旅客分发口香糖。“您太客气了,这口香糖干什么用?” 一位第一次乘飞机的旅客问。

“为了使你的耳朵不嗡嗡作响,先生。”

飞机着陆后,这位先生满怀感激地对空中小姐说:“ 这口香糖真管事!现在你能帮我把它从耳朵里取出来吗?” (《演讲与口才》2002 年第5 期)

看了这则故事,让人又着急又好笑,问话的旅客因为没有乘飞机的经验,也没有吃过口香糖,所以他并不知道口香糖是用来咀嚼的,而回答问题的空姐也只说明了口香糖的作用,没有说明口香糖的用法,以致闹出了笑话。

由此可见,经历不仅对言语的表达起作用,对言语的理解也起作用。尤其是一些艺术的言语表达、含蓄的言语表达,如果没有亲身经历和体验,是很难达到说写人与听读人的共鸣的。经历经验相同相近,才可能有真正的沟通。善于表达的人,常常利用共同的经历,求得心灵的相通,拉近彼此的距离。

三、交际双方的身份影响言语交际的互动性

人与人的关系是非常复杂的,有同事关系、朋友关系、亲戚关系、师生关系、血缘关系、姻缘关系、政治关系、经济关系等,这种多层次、多方位的关系,构成了一个人的人际关系网络,任何人都处在网络的交错关系之中。这种交错网络又决定了人的身份地位,因此摆正双方的关系是言语交际取得成功的首要条件。这就要求表达者一方面要认清对象是什么人,并以此来确定自己将以什么身份参与交际;另一方面,还要认清自己和对象是什么关系,并以此来确定自己应该怎么说和说什么。比如,同样的两个人,他俩既是上下级,又是好朋友。如果以工作关系和同事关系来交际,那么就是上下级身份,说话时就应该庄重严肃。如果以朋友关系、私人关系来交际,那么彼此就是朋友身份,说话就可以随便一些,也可以不拘一格。因为职务与工作是社会分工,不应自尊自贱,而应该不卑不亢,这样才能继续发展朋友间的友谊。说话符合身份,就可以增进彼此之间的了解,把事办好,否则就会破坏关系,把事办糟。

曹雪芹在《红楼梦》中使用了大量符合人物身份地位的言语,目的是刻画人物性格,塑造人物形象,增强艺术效果。例如:

(3)嗳!我也是知道艰难的,但俗话说:“瘦死的骆驼比马还大。凭的怎么样,你老拔根寒毛比我们的腰还粗呢!”

(4)凤姐儿见贾母欢喜,也忙留道:“你住两天,把你们那里的新闻故事儿,说些我们老太太听听。”

刘姥姥进贾府的目的是想攀一下亲戚关系,以此来讨点银子用,没想到刚跟凤姐开口,就听凤姐说难,心都凉了;待凤姐给她二十两银子,喜出望外,才有例(3)中的一番话,“瘦死的骆驼比马还大”、“拔根寒毛比我们的腰还粗”,听起来有些“下里巴人”,绝对与“阳春白雪”不沾边,有点儿失礼,但这恰恰符合刘姥姥庄稼人的身份。例(4)通过王熙凤话语中的称呼用词,揭示了她的势利和傲气。同样是老人,对贾母左一声“老祖宗”、“老寿星”,右一声“老太太”的,而对刘姥姥则是直呼“你”,还以吩咐的口吻让刘姥姥“把你们那里的新闻故事儿,说些我们老太太听听。”之所以如此,主要是王熙凤在说话时考虑到了贾母和刘姥姥二者在地位上的差别,同时也自觉地利用了她和刘姥姥之间的地位关系。这些都为她之所以这样称呼而不那样称呼提供了根据,显示了言语交际双方之间的互动。

(5)成岗愉快地看着这个聪明伶俐的孩子, 这孩子, 太可爱了。

“你在这里……呆了好久?”成岗不愿对孩子说出那个可怕的“关”字,改口说成“呆了好久”。

“我从小就在这里……”(罗广斌杨益言《红岩》)

成岗不忍对天真无邪、聪明伶俐的孩子说“关”,而改用“呆”,是为了适应听话人的年龄、处境。而这时的“年龄”和“处境”就形成了听话人特定的“身份”。无疑,成岗这么表达是成功的。

四、交际双方的文化程度影响言语交际的互动性

人因年龄的差异、环境的不同、经历见识的不同、受教育程度的不一,其文化层次是有区别的。言语交际中,交际双方的文化修养充分反映在他们的言语中。例如,《红楼梦》中的宝玉和薛蹯就同一话题“女儿悲”吟诗,宝玉吟道:“女儿悲,青春已大守空闺。”言语文雅。薛蹯却吟道:“女儿悲,嫁个男人是乌龟。”出语粗俗, 显示出两人文化修养的差别。在对于同一信息内容的理解和接受上,文化层次较高的接受者往往喜欢文雅的、书面语色彩浓一些的表达形式,而文化层次较低者则倾向于接受口语色彩浓一些的表达形式。

在言语交际中还经常出现交际双方在文化知识上的差距导致交际失败的事例。这就好比一个历史系学生去听现代炼钢技术的报告,一个没文化的下岗女工去听大学的逻辑课,一位物理学教授去给中文系学生讲流体力学一样,受话人是不会有效理解说话人所讲的内容的。

五、交际双方的民族文化差异影响言语交际的互动性

现代社会不同民族之间的交往越来越频繁。不同民族的人在进行言语交际时,只有了解对方民族的价值观念、风俗礼仪、文化禁忌、宗教信仰等,才能取得最佳的交际效果。不同民族的人们在言语交际中说什么、不说什么,很大程度上取决于民族文化的规定和限制,并非完全取决于个人的意愿和实际需要。我们以英汉两个民族的差异来看它们对言语交际的影响。英语国家的人可以比较自由地、公开地谈论女性的身孕,甚至怀孕女性本人也可向异性直言;而在中国人看来,这样做就显得不大合适,女性也不可能随便和异性谈论此类事情。又比如,在汉语社会的人际交往中,人们常常并不是直呼对方的姓名,我们可以使用“姓”与“名”分开的称呼法,如果单称“姓”时,则需在其前或后附上“小”或“老”等词缀。如果对长者直呼其名,则被认为是很不礼貌的。而在英语文化社会中,直呼他人的姓名,甚至晚辈直呼长辈的名字并不算不礼貌的行为。汉语必须用亲缘关系来称谓或用社会地位来称谓才符合礼貌原则。

不仅称谓用语如此,礼貌用语也如此,如商店售货员在礼貌用语的表达方式上的不同,就充分体现了民族差异。汉语中多用直接的表达方式,并使用比较尊敬的称谓词,如“先生(小姐),您想买点儿什么?”而在英语中用的则是一种间接的表达方式:Can I help you? 因为使用英语的人如果听见汉语的这种发问,会觉得你是在强迫他买东西,是不礼貌的;相反,使用汉语的人如果听见英语的这种发问,会觉得很反感,汉族人认为售货员的职责就是为别人服务的,怎么可以说“帮忙”呢?那不是反过来要顾客说谢谢吗?有礼貌的问话反成了没礼貌的言词了。当然,在言语交际中,若能了解英汉两个民族不同的语言表达方式,就不会造成交际的失败。

语言中的同一个词在不同的民族中所承载的文化内涵有所不同,并且具有不同的联想意义,言语交际中应该把握这一点。比如,孔雀在中国是吉祥物,人们普遍认为孔雀开屏是大吉大利的事,但英语中的pea**(孔雀)的意义则不同,它不强调孔雀美丽的一面,而强调它骄傲的一面,所以在英语中有这样的用法:as proud as a pea** (孔雀般骄傲)。

为了克服不同民族的人们在言语交际中的种种障碍,可以采取以下两种策略:

其一是回避(avoidance)。所谓回避,不是回避双方的见面和交谈,而是回避交际中双方差异较大的方面,将谈话的内容控制在双方都能接受的范围内。

其二是容忍(tolerance)。指的是容忍对方在言谈中显露出的与自己民族习惯不同的表达方式和内容。比如,对另一方的说话过于直率要能容忍,不要认为对方是没有礼貌,也不要因为对方言谈中有“不恰当”之处而产生疑惑或误解。一般说来,容忍度越大,双方的差异对交际的不利影响就会越小。

事实上,交际双方的职业经历、文化背景、民族文化等诸方面并没有不可逾越的鸿沟,它们之间也是相互作用的,我们将之离析开来主要是为了讨论问题的方便。另外,值得注意的是,交际双方的职业经历、文化背景、民族文化等诸方面相对于特定的主体,其侧重点并不是完全一致的。有时其中的某一个因素或若干个因素起着较为主要的作用,这也是我们将之分开来讨论的一个主要原因。

参考文献

[1] 冯广艺.汉语修辞论[M].武汉:华中师范大学出版社,2000.

[2] 王占馥.境况语义学[M].福州:福建人民出版社,200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