综合学习

言语交际的基本原则

  • 案例阅读
  • 知识学习
  • 案例分析
  • 拓展阅读
柳絮飞来片片红

一个写作课上,语文老师采取诱导的方式,引导学生开启发散性思维。他问了大家一个问题:柳絮是什么颜色?

同学们觉得这个问题很奇怪,柳絮是什么颜色?这不是显而易见的吗?

语文老师说:不要妄下结论,还是好好想想吧。

大家七嘴八舌地议论起来,有的说是白色的,有的说是米色的,有的说是灰色的,有的说是浅色的……

语文老师说:难道柳絮不是红色的吗?

课堂上嗡嗡声不断,大家都交头接耳议论起来,不知道老师葫芦里卖什么药。但是大家在短暂的议论之后,都摇头否认了老师的观点。

语文老师问:“柳絮飞来片片红”这个句子成立吗?美不美?

语文课代表插话说:这个句子美是美,但是它不合逻辑啊,与现实生活背离呀,老师你平时教导我们写作不是要脚踏实地吗?

语文老师说:很高兴大家有这种质疑的精神。这个诗句还有下一句呢。“柳絮飞来片片红,夕阳方照桃花坞”。大家觉得怎么样?

有同学回答说:这样一来这句子就成立了,也符合逻辑,解释得通了。

接着老师给大家讲了与这个句子有关的两个不同的故事版本。

一说这个句子是《三国演义》的作者罗贯中创作的一首诗中的一句:

玉带桥边袅袅风,

牧童横笛过桥东。

夕阳返照桃花坞,

柳絮飞来片片红。

另一说是清朝“扬州八怪”之一的金农创作的。一次金农应邀到朋友家做客。席间,东道主微酣而兴起,信口吟道:“柳絮飞来片片红。”话音刚落,四座哗然,柳絮岂有红色之理?主人一时语塞,面红耳赤。此时金农霍然站起,应声辩道:“此乃古人吟咏廿四桥之佳句,一点不错!”紧接着一诗脱口而出:“廿四桥边廿四风,凭栏犹自忆江东。夕阳返照桃花坞,柳絮飞来片片红。”此非古诗,实乃金农巧补妙转,令诗理绝处逢生,又增添了新意,终于为主人解了窘。众宾客听罢,佩服得五体投地。

语文老师接着说:不管是什么传说,其中“柳絮飞来片片红”这一个点睛的句子都是完全相同的,句子大胆的想象和创新,充分表现出情趣和最佳的意趣,令人回味无穷,这就是一个佳句显示的无穷魅力。

大家想一想为什么一个看起来完全不符合现实情况违背逻辑的句子,会成为佳句流传下来?其中的道理是什么?下一堂课我们找同学来回答这个问题。

“柳絮飞来片片红”,这个句子的确很美,又确实不符合逻辑,但是为什么又得到了认可呢?这个矛盾问题很困惑人吧?那么在言语交际中应该如何处理这样的问题,应该遵循什么样的原则呢?你可以进入知识学习,全面学习“言语交际的基本原则”。

或直接参加话题讨论,与大家分享你的感受。

你可以通过观看视频或阅读下面的内容学习本知识点。

主讲教师:王明铭教授


视频时长:11分48秒



这个案例故事讨论的问题,实际上涉及到言语表达的基本原则问题。言语交际的基本原则是满足交际目的,适应言语环境,坚持不断创新,注意语言规范。

一、满足交际目的

满足交际目的,可以说是言语交际的第一要义,因为人际交往、言语交际,总是具有主观意图,总是具有目标的,即或是两个熟人相遇互相一声“你好”的问候,也是一种目的。汉民族的血液里融化着“民以食为天”的传统观念,有很多关于“吃”的概念渗透在日常生活行为中,通过一定的词语表达出来,例如“混饭吃、饭桶、找饭吃、给碗饭吃、丢了饭碗、铁饭碗、吃利息、炒冷饭、吃闲饭、有饭大家吃”等,所以人们见面往往是一声“你吃了吗?”其目的就是一个打招呼,而不是真正关心你是不是已经吃饭或者说要请客,这就是交际目的。而与一个陌生人相遇,则不能这样问候,这里就与主体要素的分类联系起来了。所以言语交际要满足交际目的,就要考虑多方面的因素,有时候需要绕圈子,有时候需要开门见山直奔主题。

有个笑话说一个人打电话给对方,对方的小孩子接了电话。这个人问:“你爸爸在家吗?”小孩回答说“在家”,然后就把电话挂断了。

因为小孩子不懂这里的疑问句的用途实际上是祈使句,是请求对方的父亲接听电话。发话人没有结合言语交际的目的和听话人对象的实际情况采用恰当的表达方式,结果交际目的没有达到。

因此,要做到满足交际目的,言语交际过程中一定要明确自己说话的目标是什么,使用语句不能含混含糊不清模棱两可,让人不得要领;话语还要注意准确,特别是像同义词的选用,一定要采用最能表达思想感情的那个词;注意把话说完整,把信息完整圆满传递出去;同时还要注意尽量简化言语,避免冗余信息,特别是说一大堆废话把真实信息掩盖了,对方难以理解你的意图,交际目的就难以达到。

二、适应言语环境

主讲教师:王明铭教授


视频时长:08分27秒



语境是言语交际四大因素之一,包括主观因素和客观因素两个方面构成。在修辞活动中,一般把适应言语环境看作是最基本的原则,因为任何话语行为都是在一定的环境中进行的,话语是不是贴切,是不是合适,检验的标准就是是不是适应言语环境。这就像一件很漂亮的羽绒服,在冬天穿就非常合适,而在夏天穿就是让人笑话。语言中的词语句子,本身无所谓优劣,全看是不是适合语境需要。俗话说,到什么山唱什么歌,见什么人说什么话,就是要求说话要根据语境需要随机应变,而不是墨守成规。

宋楚瑜2007年在清华大学发表演讲,开篇就巧妙运用了语境,拉近了与听众的距离。他说:“尊敬的顾校长、中央国台办的陈主任,各位老师、各位同学,大家早安,大家好。听到顾校长刚刚的一番赞美之词,套一句北京人所说的话,听到以后,特可心。昨天还有天气预报说可能今天有一些雷阵雨,但是今天到清华大学来,看到不仅是风和日丽,而且是拨云见日,这不就象征两岸关系,大陆和台湾都希望雨过天晴、拨云见日,这种期待是我们大家共同的。”适应言语环境,特别是针对听话人的反馈信息及时做出言语调整,是一个人临场应变能力的具体体现。

如果我们巧妙地利用语境的某种特殊条件进行修辞活动,就能使语言焕发出夺目的光彩。甚至可以这样说,没有语境就没有修辞,关键在于人们是不是善于运用。

王安石的“春风又绿江南岸”(《泊船瓜洲》),如果没有“春风”和“江南岸”的环境配合,“绿”只是个平平常常的表示色彩的形容词;宋祁的“红杏枝头春意闹”(《玉楼春》),要是没有“红杏枝头”和“春意”的环境配合,“闹”也只是一个平平常常的动词。

主讲教师:王明铭教授


视频时长:14分56秒


评价认识表达方式的效果,同样需要通过语境来检验。平时我们说的所谓“说话得体”实际上就是指切合语境,包括言语的客观环境和听话人的情况等,切合语境,那么简单的话语,也能产生出非凡的魔力,给人留下深刻的印象。总之,语境是制约言语交际的重要因素,言语表达是不是贴切恰当,在很大程度上就是要使言语切合语境,使话语与语境协调一致。例如对于来自朝鲜的客人,我们可以说“中朝两国人民的友谊似长白山高,如鸭绿江水长”,因为长白山和鸭绿江这两个事物与中朝两国有一定关联,用作比喻不但恰当而且使人感到亲近。如果面对来自蒙古的客人、哈萨克斯坦的客人,用这样的比喻就有点不伦不类了。

三、坚持不断创新

语言作为交际工具要适应社会的发展需要,社会不断向前发展,语言同样也要向前发展,这样语言才能完全适应社会需求,这就是我们古人使用文言,而我们使用白话的重要原因,因为文言适用于古人的需要,而白话文适用于现代人的交际需要。语言是发展的,可变的,这是语言在运用中能够创新突破的前提条件。言语交际中的创新主要表现在两个方面,一是创造新鲜生动的说法,在表达上走前人没有走过的路,这种全新的表达方式一旦得到社会的认同,就会成为一种比较固定的表达方式,成为语言结构的一个部分,所以创新可以推动语言的发展。

例如毛泽东在《放下包袱,开动机器》一文中,把思想上的负担比喻为压迫人的包裹,这种新鲜别致的表达反映出了思想负担与压人的包裹的某些共同特征,得到了社会的认同,因此“包袱”一词也增加了一项新的意义,那就是影响思想和行为的负担。

有一首《问江南》的歌,其歌词在江南文化底蕴基础上大胆想象,就非常具有创新特色:

问江南?问江南?

江南的雨下了多少天?

打湿了多少诗篇?

问江南?问江南?

雨中的杏花开了多少朵?

芬芳了多少思念?

那一方土是否还红红绿绿?

那一方天是否还浓浓淡淡?

浆声灯影可曾记得流泪的初恋?

夜夜呼唤我的可是那水做的江南?

这首歌的歌词初看很平常,仔细一琢磨,作者借助比拟的修辞方式,处处充满了创新,充满了新颖别致的组合,创造了优美的意境,由此给人丰富的联想。言语交际中的创新并不神秘,像日常交际中的手机短信,就有很多言语创新的案例,例如这样一条祝福新年的短信:“愿你抱着平安,拥着健康,揣着幸福,携着快乐,搂着温馨,带着甜蜜,牵着财运,拽着吉祥,迈入新年,快乐度过每一天!”其中的主体内容,宾语都是形容词,这里创新用作名词了,同时也可以看作是一种比拟的用法。

口语交际中使用创新表达,可以给人留下深刻的印象。言语交际,不是照搬现成语言中的词句,需要你结合目标、环境、对象等多方面因素综合考虑选择,是一种充分运用智力的活动。智力是人们认识客观事物时运用知识解决实际问题的能力,即人们的聪明程度,人的创造力、创新能力与智力具有非常密切的关系,但是又比智力更加复杂,难度更大,创造力是一种高级智力,言语交际中的创新能力,实际上是高级智力运用的表现。语言是一种资源,是一种取之不尽、用之不竭的富矿,等待我们运用智力去开发,去推进,去发展,特别是去开发其中潜在的功能。

四、注意语言规范

语言规范对于从事文字工作或者接待工作的人来说,是一个基本功,因为如果使用语言不规范不准确,从小处说是有失个人的名誉,从大处说是有失单位的名声,因为像秘书这样的工作人员,基本上就是一个单位的形象代言人,是单位形象窗口,言语是不是得体规范,是留给对方的第一印象。因此准确规范使用语言不但可以提高言语交际的效果,而且能够融洽气氛,有助于改善人际关系,消除误会、淡化矛盾,给人留下良好的印象。

语言规范的总要求是注意语言文明,具体地说要留意以下几个方面:第一,语言标准。一般情况下应该采用普通话交际交流,如果明确对方的身份,恰当使用听话人的语言如方言可以活跃气氛,增加好感,拉近彼此的距离。第二,意义明确。语言文字的使用要明确意义,不使用模棱两可的语言,特别是要少用专业性术语,多采用通俗易懂的词语进行交际。第三,言词简洁。言语交际中话语要简洁,避免冗余信息的干扰,多用短句,特别是口头交际,更要注意多使用生活化的语言,少用书面语。第四,言词平和。交际中要注意多使用中性语言,避免结论性语言和讽刺性语言,避免感情外露,情绪化语言更要少用。第五,注意逻辑。语句表达要流畅,要有层次感,发音准确,语速适当,条理清楚,逻辑性强,避免颠三倒四,不得要领。第六,语言文明。使用文明语言,交际沟通中的文明语言使用非常重要,像“你好、请、对不起、抱歉、打搅、再见”这类常用礼貌交际语,都应常挂在嘴边。汉民族在交际过程中形成了很多敬辞和谦辞,交际中可以恰当使用。

例如:初次见面,要说“久仰”;许久不见,要说“久违”;客人到来,要说“光临”;等待客人,要说“恭候”;探望别人,要说“拜访”;起身作别,要说“告辞”;中途先走,要说“失陪”;请人别送,要说“留步”;请人批评,要说“指教”;请人指点,要说“赐教”;请人帮助,要说“劳驾”;托人办事,要说“拜托”;麻烦别人,要说“打扰”;求人谅解,要说“包涵”。此外,事先要注意准备,了解对方的基本情况,如人名、职务、爱好、成就等,在交际过程中不失时机地融入其中,会获得对方良好的印象。

与文明用语相反是不文明用语,言语交际要注意避免那些不文明语言,例如气话、怪话、粗话、土话等,还有大众陌生的网络语言都不宜使用,至于脏话、荤话、黑话更要注意避免,这些言词在公众场合运用有失身份。特别是交际中,因为各自的利益(个人或集体),难免有冲突,这个时候说气话、怪话、脏话很容易引发矛盾升级,被对方抓住把柄,使自己处于不利的局面,同时也有损个人和单位的形象。交际中也尽量不要使用外语或穿插外语单词,这样有卖弄学问的嫌疑,容易引起对方反感。除了不文明语言,交际中的假大空也是要注意避免的,所谓假大空就是指假话、大话、空话,这些话语都无助于有效的交际沟通,甚至可能会带来意想不到的后果。

随学随练

1.阅读案例回答问题:

冀东抗日战争时期,八路军收编了一支民间武装,其头目张八爷骁勇善战,在对敌斗争中不屈不挠,敢打敢拼,屡立战功。由于当时敌强我弱,八路军准备战略撤退,于是发布命令让这支民间武装西撤,退到潮白河以西。张八爷说,你们怕日本鬼子,我张八爷不怕日本鬼子!要撤你们撤,我不撤。众人拿他没有办法。后来,还是司令员李运昌出了一个主意说:把命令中的“西撤”改为“西征”。张八爷接到命令,立刻遵命,带领部队撤到了潮白河西边,避免了部队伤亡,保存了有生力量。

这个案例中,司令员把“西撤”改为“西征”,从言语交际的基本原则看,你认为他符合哪一条原则?请简要分析一下。

2.观看京剧电影《红灯记》,看看下面的对话,根据语境解释其真实含义:

李玉和:(庄重接酒)妈,有您这碗酒垫底,什么样的酒我全能对付!(一饮而尽)谢,谢,妈!

(唱)临行喝妈一碗酒,浑身是胆雄赳赳。鸠山设宴和我交“朋友”,千杯万盏会应酬。时令不好风雪来得骤,妈要把冷暖时刻记心头。

铁 梅:爹!(扑向李玉和,哭)

李玉和:(唱)小铁梅出门卖货看气候,来往“帐目”要记熟。困倦时留神门户防野狗,烦闷时等候喜鹊唱枝头。家中的事儿你奔走,要与奶奶分忧愁。

3.在现实交际中经常出现这样一种情况:交际双方由于文化背景等方面的差异,谈不到一块儿去。某一方往往会愤愤地说:简直是对牛弹琴!“对牛弹琴”这个成语的大意是批评听话人一方不懂交谈内容。请从语境角度分析,对牛弹琴到底是谁的错呢?

4.语境体验:根据下面案例的要求,设计交际对象语言。

A.去应聘自我介绍

B.找领导反映问题

C.五分钟演讲内容

D.街头遇到老朋友

查看答案

收起答案

1.李运昌司令员给命令改词符合满足交际目的原则,在当时那种紧急情况下,既不能亲往去做思想工作,又不能来硬的强行要求张八爷西撤,顺着他倔强嫉恶如仇的性子,把撤退改为征战,符合张八爷不怕日本鬼子和抗击日本鬼子的心理,达到了交际目的。

2.这段唱词表面上嘱咐的是生活琐事,实际上强调的是对敌斗争,这是当着鬼子的面儿这种特定场合决定的。作品正是利用这一语境,充分展示了李玉和不畏强暴、机智坚定的英雄性格。

3.从语境角度看,说话人要注意交际对方的情况,比如性别、年龄、民族、性格、爱好等,如果不顾对方的实际情况而自说自话,对方无法理解你的话语,必然导致交际失败。所以,对牛弹琴是说话人弹错了琴,搞错了交际对方,而不是听话人的错。

4.答案略。

这个案例中的句子“柳絮飞来片片红”,单独看是不符合生活逻辑的,因为我们都知道柳絮是白色的,或者说是近似于白色的浅灰色,但是它肯定不是红色的。作者把柳絮说成红色,显示了他大胆出新的想象力。就言语交际的基本原则来说,首先它是符合适应语境这样的原则的,语境包括上下文和客观环境。就上下文说,因为有后一句的“夕阳方照桃花坞”的补衬,就使得上一句片片绯红的柳絮有了落脚点,由不可解释变为可以解释了。就环境而言,一般情况下,柳絮是白色的,但是由于当时夕阳映照,柳絮在夕阳中飞扬,也就像是红色的了。而且作者观察生活细致入微,才写出了柳絮片片红这一崭新的意向,又体现了语言运用的创新性。

这个案例着重阐述了语境和言语表达的重要关系。你觉得语境在言语交际中有什么重要价值?欢迎到论坛发表你的看法,介绍你经历的言语交际案例。

语境的主要功能是对语言的制约作用。一切语言的应用和言语的交际总是限定在一定的语境范围之内,因此,语境对语言的语义、词语、结构形式以及语言风格等方面都会产生影响和制约作用。

一、制约语义

(一)语境对语义的制约

在任何语言交际中,语境总是决定着交际的内容。常言说“上什么山唱什么歌”、“对什么人说什么话”。此情此境决定着双方谈话的内容,因此可以说,具体的语境对交际双方的每句话的语义都有制约作用,也就是说,每句话在不同的语境中所传达的信息不同。语境对语义的制约有以下几种情况:

(1)同样一句话,不同身份的人所表达的语义不同。例如:

一位教师说:“明天上午八点我去上课。”

一个学生说:“明天上午八点我去上课。”

上面的两个例句中,教师和学生虽然都说同样的话,由于教师和学生的职务身份不同而决定了同样一句话的语义不同,教师说这句话的意思是“去讲课”,而学生说句话的意思是“去听课”。

(2)同样的一句话,在不同的时间、地点、场合,就有不同的语义。例如:

“都八点了!”

如果这句话是在早晨,并且在家里正睡觉的孩子的床头说的,那么,这句话的语义是在催促孩子快起床上学。如果是上午八点在学校里或在教室里说的,那么这句话的语义是指上课的时间到了。如果是在假日的或晚上的公园里说这句话,那么这句话的意义则指朋友间约定的会面时间。

(二)语境的潜在语义

要正确理解一个句子的全部意义,单单了解句子内部各词的组合意义是不够的。因为对句子结构本身的理解只是表层意义,是第一步;要想理解句子的全部意义还必须进一步理解句子本身外的潜在语义,也就是深层意义。因为一个句子给予人的全部意义,往往是由句子本身及其潜在信息共同提供的。而句子的潜在信息的两个主要来源则是句子的上下文和背景知识。因此有些句子离开上下文就很难理解。如《阿Q正传》中阿Q大喊“天门两块!”如果不联系上下文就不知所云,若结合作品中的前后情节才会明白这句话的意思,原来是阿Q在天门的牌位上押了两块钱。在言语交际中,人们总是根据交际双方所共知的前提或背景情况而省略一些成分,以达到语言简明、经济的目的。所以在交际活动中的语言中,有些句子往往是残缺的,省略的形式,但是说写者可以用它圆满地表达思想,听读者也靠它毫无困难地获得信息,其原因就是语境提供了潜在信息。例如在北京的公共汽车上,乘客买车票时常“两个西单”,很显然这“两个西单”是一种残缺的省略的语言形式,但哪个汽车售票员都能理解说话人所表达的意思是:“我要买两张到西单的汽车票”。

从本质上看,语言就是一个不自足的系统。从表达功能来看,语言并不会把所要表达的东西都体现在字面意义上,从理解的角度看,许多话语的真正含义单从语言结构本身是无法理解的,在特定的交际环境中,交际双方进行的常常是一种“只需意会、不必言传”或“只可意会、不可言传”的交际活动,即“言外之意,弦外之音”。

语用学中的文化背景知识并不像人们所想的那样无边无际,它是和交际内容密切联系的。背景知识不是词汇知识,而是那些词汇意义之外,在句子中呈现出来的社会文化方面的隐含意义。例如:

“听说小王在美国取得了博士学位,大家真为他高兴。”

这句话中的“博士学位”,单从它的词汇意义理解是国家设立的最高学位,在这句话中它的隐含意义则是:取得博士学位是何等的不容易,又是何等的荣耀。

再如:有人在美国听到一个工人说:“Today the eagle flies.”如果仅仅根据字面理解为:“今天老鹰飞起来了”,那就大错特错了。原来这句话里的“the eagle”是指美钞,因为美钞票面上有鹰的图案,就如同我们中国人把面值拾元的人民币称作“大团结”、“工农兵”一样。因此美国工人说这句话的意思是“今天是发薪的日子了!”

语言与文化的关系是密不可分的,学习任何一种语言,首先必须了解所学语言的文化背景。

二、排除岐义

语境制约语义的另一功能,就是它能排除任何语言中的岐义现象。

当前语法学界正展开岐义结构的讨论,企图揭示语言的岐义的秘密所在。这固然反映了语法学界对汉语结构中一些精细微妙之处的关注,但由于这些讨论仍然脱离汉语的时空条件,孤立地就一些含有岐义的句子结构进行静态的分析,听起来头头是道,用起来却感到无的放矢。因为这些所谓岐义结构,不管是同形异构异义,还是同形同构异义,只要这岐义句一进入具体的语境(上下文)进行口语或书面交际时,岐义就都排除了。例如“咬死猎人的狗”这个大家常说的岐义句,如果对这个句子进行脱离语境的静态分析,诚然,这个句子既可以看作述宾结构,即“(狼或虎)咬死了猎人的狗”,说明谁家的狗被咬死了;也可把这句子看作偏正结构,即这条狗就是“咬死了猎人的那条狗”说明这条狗是什么狗。但当这个句子在特定的语境的制约下,就会只有一种结构,一种语义:或者是述宾结构:“咬死了谁家的狗,或者是偏正结构:“咬死了猎人的那条狗”,二者必居其一,在不同的语境中这两种不同的岐义结构形式,只能各表达一种意义。

再如“鸡不吃了”这种岐义句,属于同形同构异义:“鸡”即可以作“吃”的施事者,又可作“吃”的受事者。但是当这个句子进入具体的语境时,岐义就自然排除了。如在酒宴吃饭的语境中说“鸡不吃了”,“鸡”当然是作为受事者,语义是“鸡不吃了,酒也不喝了”。如果这个句子出现在养鸡场或农家茅舍喂鸡时,“鸡”则是施事者,其语义是“鸡已经喂饱了,不再吃食了”。

总之,任何句子只要离开上下文或语境条件,都会产生岐义。

孤立的一个词,无所谓好坏,但当它进入到一定的上下文里,是好是坏就分明地表现出来了。古代写诗做文章时选词炼字都是非常讲究的,目的是为了切合语境。相传古时有人写了一句“柳絮飞来片片红”的诗句,受到了同行们的讥笑,因为“红”字用在这里不通,跟“白”的柳絮相抵触。同行中有一位替他解围,就提笔又加了一句:“夕阳方照桃花坞”,这么一句使原来用得不通的“红”字,都变得精彩起来了。因为夕阳正照桃花坞,红霞斜射,白的柳絮在红霞中飞扬,因而也就变成了“红”色了,这里用词由不通而至精采,就是语境制约的关系。贾岛那句“鸟宿池边树,僧推月下门”诗中,在韩愈的建议下把“推”字改为“敲”字遂成“推敲”佳话,实际上也是为适切诗中的语境才修改的。

选择词语,可以因语境而改换词语,也可以因语境而变通词语,甚至可以创造新词,以求得情境交融。例如:

①人们都拿着枫叶……战士们背起背包,挎上了枪,走向夹道欢迎的人群。“万岁”声响起来了,火红的枫叶举起来了,孩子们奋力地撒着纸屑的花雨,欢呼着……不知道是哪个老妈妈忍不住了,捧着战士的手,第一个哭出了声,接着是姑娘们、孩子们哭出声来,然后是那些男人们无声的眼泪,低低的啜泣,这时候,战士们简直是在朝鲜人民送行的泪雨中行进。(魏巍:《依依惜别的深情》)

这段话里的“花雨”“泪雨”这些新词,都是因语境的关系而言到词成的,并且词新义切,既自然地适切了语境,又顺畅地表达了语义。

有些短语结构也因语境的制约而发生变异,并合乎情理。例如:②不是焦大一个人,你们就做官儿享荣华受富贵?你祖宗九死一生挣下这家业,到如今了,不报我的恩,反和我充起主子来了。不和我说别的还可,若再说别的,咱们红刀子进去白刀子出来!(曹雪芹:《红楼梦》第七回)

平常人们说:“白刀子进去,红刀子出来。”这是符合生活逻辑的。但这里焦大却因喝醉了酒,说话颠三倒四,便说“红刀子进去,白刀子出来”正“是醉汉口中文法”,根据当时的语境写出如此醉话,堪称传神之笔。然而许多后来流行的版本,却把这句话又改作“白刀子进去,红刀子出来”,表面看来合乎逻辑,但却违反了语境中的逻辑,因而失去了艺术的光彩。

袁仁林在《虚字说》里认为:“实字虚用,死字活用,此等用法,必由上下文知之,若单字独用,则无从见矣。”

英国语言学家奥斯汀在其《论言有所为》中也说:“言之用,在一定程度上要从上下文里才能得到解释”,“某一陈述的真实性与谬误性,不仅仅决定于词的意义,也决定于你在什么环境下所为何事。”(参见《语言学译丛》1980年第一辑)

三、影响风格

语境对句子的制约,主要是对句型、句子结构、节奏以及句子风格上的制约。请看下面几个例子:

(1)在我的后园,可以看见墙外有两株树,一株是枣树,还有一株也是枣树。 (鲁迅:《秋夜》)

(2)一天是阴沉的上午,太阳还不能从云里面挣扎出来,连空气都疲乏着。耳中听到细碎的步声和咻咻的鼻息,使我睁开眼,大致一看,屋子里还是空虚;但偶然看到地面,却盘旋着一匹小小的动物,瘦弱的,半死的,满身灰土的……。

我一细看,我的心就一停,接着便直跳起来。那是阿随。它回来了。 (鲁迅:《伤逝》)

(3)今天,这里有没有特务?你站起来!是好汉的站出来!你出来讲!凭什么杀死李先生?杀死了人又不敢承认,还要诬蔑人,说什么“桃色事件”,说什么共产党杀共产党,无耻啊?这是某集团的无耻,恰是李先生的光荣! (闻一多:《最后一次的讲演》)

例(1)作者用了重复的句式:“一株是枣树,还有一株也是枣树”,而不说“有两株枣树”。用重复句式也是从语境的需要出发,这样正切合《秋夜》中“我”当时的心境:即苦闷、徬徨和孤寂的心情。但“我”虽孤寂也并不消沉,虽彷徨而并不停顿,而是积极地准备战斗。所以这里用重复的句式是为了突出枣树,预告枣树将在本文中具有异乎寻常的意义。下文则写出了枣树的战斗精神:“枣树虽然受了打枣竹竿的皮伤,但最直最长的几枝,却默默地铁似地直刺着奇怪而高的天空!”总之,这个重复的句式是根据上下文的需要而写出的。例(2)中句子的结构节奏是缓慢的,因为“睁开眼”“大致一看”,是漫不经心的,反应也慢,看到的“却盘旋着一匹小小的动物,瘦弱的,半死的,满身灰土的……”这里用了慢节奏的定语后置句式,这是由“听到”“睁开眼大致一看”这个语境所决定的。但紧接着是“再一细看”,终于看清了“那是阿随。它回来了。”于是“我的心就一停,接着便直跳起来”。这样句子的节奏就变快了。因为“阿随”给“我”增添了生活的活力,它打破了一潭死水似的沉寂生活。总之,这前后两种句子的节奏,由慢变快,都是由语境所决定的。例(3)是一段讲演词,这段话都是用的短句,这也是由对听众讲演这个语境决定的。因为讲者义愤填膺,面对激愤的听众和反动派,于是大声疾呼,义正词严,痛斥敌人,所以句式要简短有力,便于抒发慷慨激昂的情感,富有感染力。

从风格来看,例(1)、(2)具有书面语体的风格,例(3)则具有口语语体的风格。这种风格的不同,也是由语境所决定的,前者是散文小说的叙述语言,必用书面语体,后者是讲演词,面对广大听众,必须用口语语体才得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