综合学习

角色策略

  • 案例阅读
  • 知识学习
  • 案例分析
  • 拓展阅读
楚王失弓

《吕氏春秋》里记载着一则楚王失弓的故事:

楚恭王喜欢打猎,他拥有一把天下著名的宝弓。有一次,楚王出游到江汉地区连绵不断的湖泊与沼泽云梦泽进行狩猎,他打完猎准备回宫,就将宝弓交由部下保管。一行人在路上走到一半,宝弓不知传到谁的手上不见了。于是大家分头去找,最后还是找不到。楚恭王度量宽大,就说:“别找了!楚人失弓,楚人得之。”弓既然在楚国境内遗失,将来捡到的想必是楚国人,那么又何必计较呢?

孔子听说这件事,认为楚王不应该就说楚人,去掉“楚”字就好了。他说:“何必曰楚?应该说:王失弓,人得之。”这里的“人”是泛指天下人。只要被人捡到,何必计较他是否楚国人呢?

接着,老子听说了前面两段话,就说:“何必曰人?应该说:失弓,得之。”弓不见了,弓又被找到了。至于弓是否被人找到,又何必在意呢?难道猴子不能捡去玩吗?蚂蚁不能搬回去吗?不然,就让弓留在大自然的怀抱中,不是无得无失吗?


请从交际角色角度分析这个故事中三个人的言语与身份的关系。

你可以进入知识学习,全面学习“角色策略”,或直接到聊天室,与大家分享你的感受。

你可以通过观看视频或阅读下面的内容学习本知识点。

主讲教师:王明铭教授


视频时长:04分56秒



交际中的角色,则是指交际主体,即交际活动的参与者在现实生活具体交际过程中所充当的具有某种身份的那个形象。交际者在具体交际中总是以双重身份参与交际,一个是他的社会角色,即交际者在社会地位、职业、性别、年龄、经历等方面的相对固定的身份特征;一个是他的交际角色,即交际者在具体交际情景中显示出来的临时的身份特征。当这两种角色重合时,主要体现出其社会角色特征;当这两种角色错位时,应服从交际角色的要求,淡化社会角色特征。角色原则大体包括定位原则和风格准则。

定位原则是指言语交际要确定交际者的身份和地位。在现实生活中,几乎每个人都随时充当并随时变换着不同的交际角色,这些角色在一个人的周围形成“网络”,这种“网络”标志着交际主体必须发生的种种交际关系。交际者只有认识了各种交际关系,摆正角色身份的位置,才能顺利完成交际活动,诸如亲属之间、朋友之间、上下级之间、宾主之间的交际等等。

风格准则是言语表达各方面特点所显示出来的格调和特质。风格表现在言语交际的方方面面,从选词造句、篇章结构,到修辞技巧、语气口气等,都能体现出风格的特征。对于个人来说,一个人的言语风格就是其思想、修养、性格、爱好等方面的反映。

例如:著名影视演员李亚鹏成立了嫣然基金,专门用于治疗唇腭裂的孩子。他曾发誓,每次坐飞机都要发宣传单,而且一般是等飞机快降落时,等大家睡醒了才发。

有一次刚发完,只见一个人“啪”地把那份宣传单当着所有人的面扔在地上,李亚鹏楞了一下,这其实是毫无理由的侮辱。宣传单上的内容很简单:“如果您有一颗慈善的心,如果您还没有找到实施的途径,请加入我们嫣然天使基金,让我们一起把爱传出去。如果您不需要此信件,请转交他人。” 李亚鹏什么也没说,走过去把那个信封捡了起来说:“对不起,打扰你了。”

后来有一天,嫣然基金的办公室工作人员收到了一笔10万元的捐款,署名只写了“对不起”3个字。

这件事的完满结局,是与这件事有关的交际双方分不开的——李亚鹏和那位“对不起”都认识到了自己的角色,并认真把握了自己的角色,是遵循角色原则完成了交际任务的很好的范例。

主讲教师:王明铭教授


视频时长:07分46秒


随学随练

认真阅读下面这则故事,然后请从言语交际角色原则的角度谈谈你的感受。

1840年2月,大英帝国女王维多利亚与阿尔巴特结婚。

生活中阿尔巴特总是让着妻子。一天,两人为一件小事拌嘴,阿尔巴特一气之下跑进卧室,紧闭门户,于是,女王前去敲门。

“谁?”阿尔巴特在屋里问。

“是我,英国女王。”

屋内寂静无声。女王似乎觉察到了什么,接着又去敲门。

“谁?”

“是我,您的妻子。”

这时,房门轻轻打开了。

查看答案

收起答案

通过这个故事,很容易理解交际中交际主体的作用,它告诉人们:有交际主体的正确认识,在不同的环境中要适应对应的角色,再配合合适的话语就能完成理想的交际。维多利亚虽然是英国女皇,但是她第一次回答阿尔巴特的问话是以英国女皇的身份,因此对于正处于怨气之中的阿尔巴特来说,这种身份角色不相适应,所以他不再回答,也不开门,维多利亚此时也意识到自己的回答不对。于是在阿尔巴特第二次询问时,维多利亚的回答是阿尔巴特的妻子,这对于阿尔巴特来说,维多利亚作为妻子角色才是符合他此时的角色原则的。

从楚王、孔子和老子三人来看,可以得出立意:对同一件事,看问题的角度不同,结论自然也不同;一个人的眼光、胸怀决定看问题的高度与境界。三个人对待同一事件的不同看法,正好反映了各自角色特点,符合各自的身份和地位。

楚王丢失了心爱的弓,当然很心痛,但他没有因丢失了心爱的弓而沮丧。他想,普天之下,皆是王土。在自己的国土上丢了东西,不过是让自己的子民得了去,不会跑到其他国家去。所以,楚人失之,楚人得之,“肥水不流外人田”,失与得之间,没有什么不同,不找也罢。车尔尼雪夫斯基说:“啊,有修养的人多快乐!甚至别人觉得是牺牲和痛苦的事,他也会感到满意、快乐。”在别人眼里,丢失了自己心爱的弓,肯定是一件难过的事。可楚王想到的是“楚人失之,楚人得之。”所以,他没有因丢失了心爱的弓而沮丧,保持了一个君王应有的洒脱和风度。据此可以得出得失之间,调整心态,彰显修养;不以物喜,不以己悲,看出豁达潇洒。

孔子是一个思想家,在世时已被誉为“天纵之圣”。他认为如果把楚字去掉就好了,“人失之,人得之”,就显得胸怀更大。言外之意,就是楚王只想到楚人失之、楚人得之,可以得出人要有兼怀天下的理想。儒家是主张人文主义的,要普遍肯定每一个人的价值,不因国籍与种族而有任何差别待遇。孔子虽然洒脱,但毕竟还囿于“楚”地,视野还不够宽阔。 

而在老子看来,失就是得,得就是失,所以,无所谓得失,这就是天道。孔子说“人失之,人得之”,虽然比楚王视野广大,但依然停留在人的范畴里,算不上天道。老子的道家思想是要超越人类中心的思考模式,不愿再用人的价值观来衡量万物。让万物回归其自身价值,因为在「道」里面,万物没有贵贱之分。他看问题的眼光,显然又宽广了一筹。


看了这个案例,你对角色原则有什么感触?生活中的交往中,你有过类似的感受吗?欢迎到聊天室与大家分享。

话语角色的转换与选择

(江南)

每个人都不以单一的角色呈现于世,在不同的语境中常常都会承担不同的社会角色。同一个人可能在同一时期为长为幼、为父( 母) 为子( 女) 、为媳( 婿) 为婆( 翁) 、为主为客、为徒为师、为领导者为被领导者……因此,在言语交际中要有角色转换、选择、调整意识,否则会出现话语角色不明、话语角色混乱、关系不当等现象;同时,社会角色的多样性,交际双方的多重社会身份为交际中双方的话语角色选择、转换提供了可能。为了说明问题,本文拟就随境转换、随旨定位及最佳角色关系选择问题试作阐述。

一、适切语境——话语角色要随境转换

“话语角色是指修辞主体在一定言语交际场合中言语时所择取的社会身份。”在复杂的社会生活中,人承担的是各种社会角色,有着多种社会身份,因此根据语言环境的变化要随时进行话语角色的转换。

一则新世说:政坛新星王某精彩得体的即席演讲每每赢得上下左右的掌声,日久,秘书们发现了其要决:一般同级别的领导讲话后,王某便认真地即席发言:“刚才XX 的讲话很重要,这里,我想再补充几点……”; 遇到比王某级别高的首长讲话后,王便虔诚地即席发言:“刚才首长的讲话非常全面,非常深刻,我的体会有这么几点……”; 对方级别如比自己低,王某便严肃地说:“XX 同志把该讲的都讲了,这里,我想再强调几点……。”尽管该文是讽刺王某做官有术,但是从语言看,王某根据发言人身份地位的不同,随时调整转换自己的角色,显示不同的身份地位,下级或上级,调整双方关系;发言时从措辞组句,语气到表达方式都不失身份,相当得体。事实上,现实中忽视话语角色的转换现象比比皆见。

主要原因有:

(一) 受自己潜在角色的干扰,不遵守现实角色的规范

笔者是四届市政协委员,每年的政协人大会议上每每总听到这样的发言: “认真学习了XX 市长的《政府工作报告》,倍感亲切,倍受鼓舞……”后来听说省政协人大会议上也这么说,再后来看报纸上全国两会的报导,“全国人大今天进行了分组讨论,市人大常委会主任XX 在小组发言中认为,学习了总理刚刚作的《政府工作报告》以后,感到深受鼓舞……”我这才知道“学习报告”是两会期间全国各地委员代表们通用的语言模式,尽管这种表达并不符合说话人的话语角色,但却为委员代表们所欢迎,并未感觉有什么不妥之处。究其原因,一是说话人潜在话语角色的干扰,二是说话人对现实语境的特殊性认识不够。

按照社会语言学理论“角色代表人的身份”,换句话讲,身份地位决定了人的话语角色,言行规则。从各级人大代表、政协委员的身份地位看,他们与作报告的市长、省长、总理相比,职位低了许多,或者说根本无法相比。中国传统文化教育我们“尊卑有别”,下级对上级说话要多一份尊敬、谦恭的语气,因而委员代表们说“认真学习、领会”是完全符合上下级角色关系的。

但是,在人大、政协两会这个特殊的语境中,这些来自各条战线的工、农、兵、教授们其社会角色发生了转换,他们现在是肩负广大选民与各界人民群众重托的人民代表或政协委员,前者要代表他的选民对报告“审议”、“批准”,行使立法和依法监督权,一方面将人民群众的意志上升为法律,一方面代表人民对一府两院进行有效监督。后者要反映社会各界群众的意见和愿望,对报告提出中肯的意见、建议和批评,履行政治协商、民主监督、参政议政的职能。因此两会期间代表委员们说“学习报告”不符合他们现实话语角色的规范,也使人民群众对他们是否具有真才实学、真知灼见与较高的参政议政能力产生了怀疑。

话语角色要做到随语境而转换,必须注意遵守现实角色的规范而不受自己潜在角色的干扰。

列宁与卫兵的故事显然是一个典范,列宁意识到自己现实的角色是被查者而不是领袖、导师;而与之相反的是当年张作霖深夜归公馆时,面对执意不开城门的更夫他不肯更换角色,厉声高呼:“我是大帅啊!”而更夫却固守自己现实角色的规范,严词拒绝道:“你是大帅也不行,大帅有话,过了午夜一点,任何人不许进出!”张作霖被迫绕道后门,颇费周折地进了公馆。

(二) 忽视话语角色的转换有时与职业习惯有关

2000 年4 月,著名诗人林染在《中国文化报》的散文随笔中写道,某次开会顺道拜访一位老友,老友现在在某名山当文管所所长。见面后沏上茶老友熟练地推开笔记本: “我先把情况汇报一下……”林染即刻不自在了,“我并无官衔,不是来视察的,向我汇报工作从何谈起? 年轻时我们是生产建设兵团的战友,同住地铺,同从一只桶里舀饭。久别重逢,相互间怎么成了这种关系? ”后来老友陪林染游览名山大川,一路上“汇报”声不绝于耳,老友对上级使用“汇报”一词已成自然,他摆脱不了这种说话方式。职业习惯已将老友改造成新的自我,林染最终没有将老友的“汇报”纠正过来。

二、适切目的: 话语角色要随旨定位

在特定会话场景中,双方交际人对自我角色及双方关系的决定应由交际目的来决定。至于适切会话场景、适应交际对象也仅仅是手段,一切言语交际首要一条是切合交际目的的需要,即言随意遣、随旨定位,否则将事与愿违。

《红楼梦》描写到道: “秋尽冬初,天气冷将上来”,刘姥姥为解决“冬事”一进荣国府,目的在于“打抽丰”,即寻些好处。历练人情而又能说会道的刘姥姥将自己的话语角色定位在“需要周济的穷亲戚”上,与贾府上下周旋,最终满意而去。交际主体只有正确进行角色定位,才能做到彬彬有礼、合意得体,才能取得交际的圆满成功。具体有:

(一) 同一时空点上,选择一种话语角色以形成最佳角色关系

适切的话语角色是话语建构得体的必要条件。交际主体以自身社会角色为基础、以对方为参照系,经认知、选择而确定自我话语角色,交际双方的话语角色关系也随之明确。当然,交际双方有多重社会身份,其形成的角色关系也应该是多样的,为了达到预期的交际目的,应该注意选择一种话语角色以形成最佳角色关系。

1.根据目的,选择一种与之相符的最佳角色关系进入具体的交际过程,面对特定的对象,自身话语角色定位恰当与否直接关系到话语的组织与理解,直接影响交际效果,影响交际目的能否达到。社会角色是稳定的,而话语角色是短暂的、瞬时的、因语境而变化的,在具体的场合中,即在同一时空点上,每个人只能选择一种与之相符的最佳角色关系。

岑凯伦小说《只因我寂寞》中有这么一个情节:

沉默而冷漠的惠庄提着菜篮走进来,看见客厅里坐着的人,怔一怔,眉心马上打起结来,很明显地不欢迎范文。

“孙——哎,伯母!”范文叫着。

“范医生来了!”她用冰冷的语气,对范文的一声伯母并不接受。

上例中,范文与孙惠庄有两种角色关系:一是医患关系,二是追求者与追求对象的母亲。称孙惠庄为“孙女士”范文是定位于第一种关系;称“伯母”就是定位于第二种关系,而这种定位符合范文的交际目的。而孙惠庄一声职业称呼“范医生”,坚持定位于医患关系,也正是出于自己不赞成女儿与范文过深交往的目的。

2.根据场合,选择与之匹配的角色关系话语角色定位必须注意自己的交际场合。场合是交际时空由氛围造成的一种状态,它能轻易改变一句话的是与非。交际双方角色关系选择的好坏与否与适切场合有关,笔者在电视综艺节目中曾听到过这样一番对话:

男主持:你希望,你的孩子将来怎样?

女嘉宾:(孕妇,与男主持是大学同学)像你一样出名。

男主持: 像我? 是不可能的,绝对不可能的; 不过出名嘛,还是有可能的。

主持人选择了异性同学角色关系在大众媒体上刻意调笑是有失分寸的,不得体的。因为电视节目是一个特殊的场合,主持人面对的除嘉宾、现场观众外,还有许多不在现场的受众,这种异性间的戏耍调笑是对广大受众的轻慢,与电视风格不相契合。主持人语言偏离其职业语言规范,降低扭曲了自己的身份。换一个同学聚会的场合感觉就不一样了,非正式场合自己人在一起,随便一点不要紧。

场合有正式与非正式之分,交际双方关系有内外之别。如外交场合,宾主礼仪周到,不能有半点疏忽。

越南外长阮基1980 年5 月21 日在泰国曼谷记者招待会上说:“我和西提外长就好似夫妻一般,虽然我们有时意见分歧,但作为夫妻总要同床睡觉的。”庸俗低级的比喻完全不适宜双方的角色关系,更不适于庄重的外事交往,香港《大众报》立刻做出评论:“风骚得吓人,颇有点西方黄色电影中的‘新潮派作风’。”

( 二) 选择双方平等的角色关系

交际活动是一个社会心理活动的过程,是否能达到理想的目的,很大程度上取决于听话人的心理情绪。说话人最忌讳居高临下,遭听话人反感,发话人要充分而有效的忖测和把握对方的这种情感心理以构建适当的话语信息,并恰当的定位话语角色以形成双方平等的角色关系。

1.说话人忌讳居高临下,遭人反感。80 年代中期,中央领导曾就港台海外交往中一些话语的口吻、语气作了重要的修改。

例如原来报上说“希望台港、海外各界人士为实现祖国统一献计献策”。后来将“献计献策”换成了“群策群力”,这是考虑到受话人的心境问题。“献计献策”体现了双方不平等的角色关系,说话人是居高临下的领导者身份,容易让听话人心理上产生抵触、反感;而“群策群力”体现了双方平等的主人翁身份,很容易为长期在台港、海外的华人接受,有助于达到加速祖国统一大业的目的。再请看池莉小说《城市包装》一例,肖老师的女儿巴音长期在外鬼混,不回家,盛怒的父母在舞厅的化妆室里找到了她,开始一番很不友好的对话:

我说:我们先走吧,这里不是谈话的地方。

肖老师怒斥说:你别管! 谈话需什么地方,和她(指女儿巴音,笔者注)这不知廉耻的东西谈话,垃圾堆都是最干净的地方。

我说:肖老师,您把她带回家再说好不好?

我转而又对巴音说:现在先陪你爸妈回去好不好?

巴音说:现在,在打了我骂了我之后还想要我回家? 呸!

肖老师暴跳如雷说:我的女儿居然对父母呸! 对自己亲生父母呸!

劝女儿回家与之言归于好是肖老师当时的目的,可是这番对话不仅未达预期目的,反而使自己陷入挨骂的难堪境地,最终被女儿气死。这是因为肖老师不能摆正自己在具体交际情境中的位子,影响双方的合作情绪,导致交际失败。

因此,话语角色定位恰当与否在言语交际中起着重要作用,当时肖老师选择的是作为父辈的权势角色,不管“门里门外围着越来越多的人”的场景,也不顾及成年女儿最起码的自尊,毫无顾忌地大骂巴音“不知廉耻”“和这种人谈话‘垃圾堆是最干净的地方’”激起女儿巴音最激烈的反抗,巴音一改在父母前平时温顺听话的态度,“呸”了起来,并发誓永不回家,父亲“暴跳如雷”,最终跌倒在地,停止呼吸。

假如肖老师随现实语境将自己定为劝说者,以平等的身份,仔细询问女儿现在的情况,然后从关心女儿、理解女儿、尊重她的生活方式角度,用委婉温和的话语沟通感情,以示关怀,这种谈话内容及语言形式就有可能达到预期目的。

2.尊重社会角色的复杂性,话语角色选择标准并不惟一

当然,在现实生活中,鉴于交际主体所处环境的复杂性,因此,在特定的语境下,话语角色的选择标准并不是惟一的。话语角色的定位除了显示平等关系外,更多的应是亲人、朋友间的理解、尊重、信任和支持。由于社会关系的复杂性,不同的话语角色扮演和同一话语角色扮演的不同阶段可能会发生和客观实际不相吻合的情况。

例如:丈夫陈金标说:三秀,咱们听爹的。爹,姑父,你们慢慢吃,酒该喝还喝,该说啥说啥。大年下的,谁不图个痛快?我不周到了随你们骂,骂啥我都接着。我五尺高的汉子,生生让个鸟炮工给治了,骂死也不怨!哪天我干不出人事,说不出人话了,你们干脆别认我这门儿亲,也省得我给大家伙丢人现眼……

妻子三秀说:你今日喝多了,听你说的那些话。老辈人说啥是啥了,你咋也跟着搅?还怕水不浑不是。

丈夫陈金标说:是你爹嫌水清么!……你姑父哩?把是人说不出的话说个净,老脸卖得尽够了。不是我说他的,这窑缺谁也不缺他个老寒碜呀!动不动抬你姑出来,她是慈禧老皇上不成?

妻子三秀说:……你别人后是狼人前是个羊,他和我爹你近着谁,得拿个掌家的准相出来,别远不远的一把揪,哪个扎手你还看不出么?

丈夫陈金标说:闭你那蛋嘴!别惹着我!

妻子三秀说:敢惹你?求你哩,菩萨!( 刘恒《狼窝》)

窑主陈金标在岳父、姑父、妻子面前扮演三重话语角色身份,在与岳父、姑父交谈中,窑主态度谦逊、礼让诚恳,左右逢迎其间,体现对权势角色的尊重、服从。而一旦单独和妻子在一起,窑主称岳父为“你爹”,骂姑父为“老寒碜”,同时辱骂妻子“闭你那蛋嘴!”而妻子一句“求你哩,菩萨!”也体现了对丈夫的敬畏。

社会角色是丰富的、重叠的。言语交际中,只有尊重社会角色的复杂性,才能根据特定的语境选择合适得体的话语角色。这也需要交际主体凭借自己正确的角色认知来调整、修正,并采取与之相应的话语表达方式和话语风格。

(文章来源:阜阳师范学院学报,社会科学版,2013 年第6 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