综合学习

口语句和书面语句

  • 案例阅读
  • 知识学习
  • 案例分析
  • 拓展阅读
勇敢无畏的闻一多

闻一多是我国现代文学史上非常有影响的诗人与学者,新月派代表诗人,代表作有《红烛》、《死水》、《七子之歌》等。1946年7月15日,在悼念被国民党特务暗杀的李公朴的大会上,闻一多发表了著名的《最后一次演讲》,当天下午在西仓坡宿舍门口即被国民党昆明警备司令部特务枪杀。请阅读一多先生这篇激情澎湃、感人肺腑的演讲。

最后一次演讲(闻一多)

这几天,大家晓得,在昆明出现了历史上最卑劣最无耻的事情!李先生究竟犯了什么罪,竟遭此毒手?他只不过用笔写写文章,用嘴说说话,而他所写的,所说的,都无非是一个没有失掉良心的中国人的话!大家都有一支笔,有一张嘴,有什么理由拿出来讲啊!有事实拿出来说啊!(闻先生声音激动了)

点击展开全文

为什么要打要杀,而且又不敢光明正大的来打来杀,而偷偷摸摸的来暗杀!(鼓掌)

这成什么话?(鼓掌)

今天,这里有没有特务?你站出来!是好汉的站出来!你出来讲!凭什么要杀死李先生?(厉声,热烈的鼓掌)杀死了人,又不敢承认,还要诬蔑人,说什么“桃色事件”,说什么共产党杀共产党,无耻啊!无耻啊!(热烈的鼓掌)这是某集团的无耻,恰是李先生的光荣!李先生在昆明被暗杀是李先生留给昆明的光荣!也是昆明人的光荣!(鼓掌)

去年“一二•一”昆明青年学生为了反对内战,遭受屠杀,那算是青年的一代献出了他们最宝贵的生命!现在李先生为了争取民主和平而遭受了反动派的暗杀,我们骄傲一点说,这算是像我这样大年纪的一代,我们的老战友,献出了最宝贵的生命!这两桩事发生在昆明,这算是昆明无限的光荣!(热烈的鼓掌)

反动派暗杀李先生的消息传出以后,大家听了都悲愤痛恨。我心里想,这些无耻的东西,不知他们是怎么想法,他们的心理是什么状态,他们的心是怎样长的!(捶击桌子)

其实很简单,他们这样疯狂地来制造恐怖,正是他们自己在慌啊!在害怕啊!所以他们制造恐怖,其实是他们自己在恐怖啊!特务们,你们想想,你们还有几天?你们完了,快完了!你们以为打伤几个,杀死几个,就可以了事,就可以把人民吓倒了吗?其实广大的人民是打不尽的,杀不完的!要是这样可以的话,世界上早没有人了。

你们杀死一个李公朴,会有千百万个李公朴站起来!你们将失去千百万的人民!你们看着我们人少,没有力量?告诉你们,我们的力量大得很,强得很!看今天来的这些人,都是我们的人,都是我们的力量!此外还有广大的市民!我们有这个信心:人民的力量是要胜利的,真理是永远存在的。

历史上没有一个反人民的势力不被人民毁灭的!希特勒,墨索里尼,不都在人民面前倒下去了吗?翻开历史看看,你们还站得住几天!你们完了,快完了!我们的光明就要出现了。

你们看,光明就在我们眼前,而现在正是黎明之前那个最黑暗的时候。我们有力量打破这个黑暗,争到光明!我们的光明,就是反动派的末日!(热烈的鼓掌)

反动派故意挑拨美苏的矛盾,想利用这矛盾来打内战,任你们怎么样挑拨、怎么样离间,美苏不一定打呀,现在四外长会议已经圆满闭幕了,这不是说美苏间已没有矛盾,但是可以让步、可以妥协,事情是曲折的,不是直线的。

李先生的血不会白流的!李先生赔上了这条性命,我们要换来一个代价。“一二•一”四烈士倒下了,年青的战士们的血换来了政治协商会议的召开;现在李先生倒下了,他的血要换取政协会议的重开!(热烈的鼓掌)

我们有这个信心!(鼓掌)

“一二•一”是昆明的光荣,是云南人民的光荣。云南有光荣的历史,远的如护国,这不用说了,近的如“一二•一”,都是属于云南人民的。我们要发扬云南光荣的历史!(听众表示接受)

反动派挑拨离间,卑鄙无耻,你们看见联大走了,学生放暑假了,便以为我们没有力量了吗?特务们!你们错了!你们看见今天到会的一千多青年,又握起手来了,我们昆明的青年决不会让你们这样蛮横下去的!

反动派,你看见一个倒下去,可也看得见千百个继起的!

正义是杀不完的,因为真理永远存在!(鼓掌)

历史赋予昆明的任务是争取民主和平,我们昆明的青年必须完成这任务!

我们不怕死,我们有牺牲的精神!我们随时像李先生一样,前脚跨出大门,后脚就不准备再跨进大门!(长时间热烈的鼓掌)

点击收起全文

要真切地感受到这篇演讲中的火山一样的愤怒和浩浩激情,我们要回到那个黑云压城的特殊年代来设身处地地体会,你会为闻一多先生那勇敢无畏的精神所感动!

这篇演讲之所以那么感人,除了蕴含其中的爱国热情与激情外,从风格角度来观察分析一下,这篇演讲在句式的使用上有什么特点和表达效果?和大家交流一下你的看法吧!

你可以进入知识学习,全面学习“口语句和书面语句”,或直接参加话题讨论,与大家分享你的感受。

你可以通过观看视频或阅读下面的内容学习本知识点。

主讲教师:王明铭教授


视频时长:05分29秒



从风格角度看,句子可以分为口语句和书面语句。

口语和书面语是语言风格的两大分野。反映在句式上,则有口语和书面语两种不同风格的句子。

1.口语句

口语句是比较短小、活泼、简略,通常以口头形式出现的句子。口语句简单明快,口气随便,多用于日常交际会话。

如:“你到哪里去?”

“去图书馆。”

“去图书馆做什么呢?”

“去还几本书。”

例句都是对话,完全口语化的,还有省略,非常简短。其他如相声、话剧、电影、电视剧中的对白,小品中人物的语言,也都是口语句。

2.书面语句

书面语句是指主要以文字形式出现的句子。书面语句与口语句不同,口语句随说随想随时组织,句子常常比较随便松散。书面语句则是边想边写,比较从容,而且可以不断地修改,因而句子比较严谨、周密,有时还可以使用文言句式。

鲁迅曾在《答曹聚仁先生信》(1934)中说:“语文和口语不能完全相同;讲话的时候可以夹许多‘这个这个’‘那个那个’之类,其实并无意义,到写作时,为了时间、纸张的经济,意思的分明,就要分别删去的,所以文章一定应比口语简洁,然而明了,有些不同,并非文章的坏处。”

书面语句还可以模拟口语句子,使其带有口语风格色彩。书面语句远比口语句丰富多彩。书面语句一般长句子、结构复杂的句子比较多,整句比较多,特殊的句式比较多。书面语句复杂严密,口气庄重。文言语句属于书面语句,恰当使用可使表达庄重或诙谐。

3.口语句和书面语句都有自己合适的语境。两种句式经常在不同的语言环境中交错使用。

要注意的是,口语句和书面语句是根据表现风格划分出来的句式类别,而不是纯粹的文字记录与否的划分。

“你好吗?”“你喜欢桂林山水吗?”“黄山美不美?”这样的句子,即使写在书面上发布出来,仍然是口语句。“我是垂垂老矣!”“多乎哉,不多也!”这样的句子,即使在口头说出来,仍然是书面语句。鲁迅小说《孔乙己》中塑造了一个旧时迂腐的文人孔乙己,他的形象可笑,除了他的举止着装外,言谈也是很重要的一个方面,那就是他时时处处不忘自己是一个知识分子,是一个有学问的人,与周围的人格格不入,说话总是满口“之乎者也”,试图在言辞上与别人拉开距离,这就混淆了口语句和书面语句的使用范围,因而让人觉得迂腐和可笑。

在使用上,口语句和书面语句不是绝对分离的,并非口头表达就绝对不能使用书面语句,书面上就不能使用口语句。比如一个古代汉语或者古典文学的教授,受其职业影响,可能会在口语中很自然地使用书面语句子,这是符合他的身份特点的。但是从总体看,口语句和书面语句是有分别的。在法律法规文件等事物语体中,宜于使用书面语句子,这样显得庄重严肃;在日常交际中,宜于使用口语句子,这样使话语显得自然、亲切、活泼。

随学随练

1.统计一下闻一多的演讲使用了多少感叹句,简单说说它们的表达作用。

2.根据闻一多的演讲,简单说说口语句和短句有什么关系。

3.什么是书面语句?书面语句主要使用在哪些语体上?

查看答案

收起答案

1.感叹句主要表达说话人强烈的思想感情,在口语中经常出现,因为口语句主要使用在对话、演讲等场合,伴有声音、表情、手势等,适合表达说话人当时的喜怒哀乐等情感,所以使用感叹句就多。闻一多先生《最后一次演讲》就使用了大量的感叹句。

2.口语是现场表达,现场组织语句,因而逻辑的严密性要求没有那么高,为便于迅速组织语言、表达情感或者作出反馈,常常使用短句。例如:“你去哪里?”“图书馆。”“你假期去哪里旅游了?”“黄山”。这里的回答不说完整的“我去图书馆”“我去黄山旅游”,而是直接回答重点信息“图书馆”“黄山”,可以说是口语句的一个典型。因为对话有对话环境,句子往往只给出关键信息,常常使用省略句,所以短句非常普遍。因而口语句和短句是经常联系在一起的,二者是不同角度的分类。

3.书面语句是指主要以文字形式出现的句子,子比较严谨、周密、复杂,有时还可以使用文言词语和文言句式,具有庄重、典雅的特点。书面语主要使用在事务语体、政论语体、科技语体等语体中。

这篇演讲,通篇使用的都是口语句。这是因为,演讲面对听众,又是现场发挥,为让听众听懂,宜于使用口语句,因为口语句在结构上的突出特点是短小简洁,比较松散,同时话题转换快,配上演讲者的情感,口语句就如同疾风暴雨一般一浪掀起一浪,很容易打动听众。如果使用四平八稳的书面语句,虽然古色古香很雅致,但是在这个宜于表达愤怒与激情的场合,那就有点格格不入。

总体而言,口语句和书面语句有如下一些区别:

第一,口语句式结构比较松散,短句多;书面语句式结构比较严紧,较多使用附加成分和并列成分。闻一多的演讲中就使用了很多短句,例如“杀死了人,又不敢承认”,“无耻啊!无耻啊”。

第二,书面语句式因为要求严密的逻辑性,关联词语往往用得多一些。

第三,书面语比较讲究句子的锤炼,有时沿用一些文言句式。

第四,在运用的词语方面,也具有明显的风格色彩上的区别:口语句式大都由通俗的口语词组成,书面语句式大都由文雅的书面语词组成。

第五,口语句的语气口气色彩更为突出,例如闻一多的演讲中就是用了很多感叹句,充分表达了他的愤怒与热情。

这篇演讲无论是在演讲的思想内容还是在演讲的语言技巧上,都是一次杰出的无与伦比的演讲,闻一多先生用他的生命为后世留下了演讲的精彩范本。

你对口语句和书面语句有什么看法?在现实中看到有什么精彩的或者错误的案例吗?欢迎到论坛与大家分享。

自启话语和他启话语的作用差异

匡小荣

提要:本文将口语交谈中交谈者所说话语分为自启话语和他启话语两种类型;探讨了它们在交谈中所起的作用,即充当话题引入和发展的载体;简要分析了两种话语在不同交谈者中的使用情况。认为口语交谈是交谈者通过自启话语和他启话语不断推动话轮替换的过程。

关键词:自启话语 他启话语 话题 话轮替换

口语交谈是两个或两个以上参与者的言语活动。参与者既是说话人,又是听话人,两者轮流互换角色。在轮流说话中,每个人一次说话从开始到结束就构成一个话轮。从一个话轮结束到另一个话轮开始这种循环规律构成话轮替换,交谈就是听说双方话轮替换的过程。为什么交谈各方能不断推动话轮的替换,使交谈得以一步步延续下去?我们认为,是交谈者通过自启话语和他启话语不断推动话轮的连续替换。

一、自启话语和他启话语的概念

口语交谈时,甲向乙发话,乙对此作出反应,从而两者的话语构成一对意义上关联着的语列,萨克斯称之为相邻对,其中甲的话语为始发语,乙的话语为应答语。

相邻对是口语交谈中的一种常见的结构形式,它具有以下几方面特点:①每个相邻对包含两个话轮;②两个话轮相互邻近,有前后次序;③两个话轮由两人分别说出;④两个话轮是相关的,始发语对应答语有制约作用,要求恰当的应答语与之配对;⑤始发语的出现规定,预示了应答语的出现,如果应答语没有出现,就必定有什么特殊的理由。

相邻对的这些特点决定了在口语交谈中,甲方说出了相邻对的始发语后,乙方要说出相邻对的应答语。也就是说,由于相邻对的存在,甲话轮的出现通常预示着乙话轮的出现,由此形成甲乙之间话轮的一轮替换。在这轮替换中,乙的话轮是由甲引发的,也就是说,甲是主动说的,乙是被动说的。而在日常生活中,多数时候,融洽的、和谐的交谈不是由一方专门发话,由另一方专门作出反应,而是双方都要发话,双方都要作出反应。对于想使交谈顺利进行下去的人来说,他不会只是被动地应对对方,而会积极主动地找话说,以引发对方的话语,实现话轮的替换。

根据交谈者所说话语是主动说的还是被动说的,我们将每位交谈者所说的话语分成两种类型:自启话语和他启话语。自启话语是交谈者在不受对方话语影响的情况下,自发说出的话;他启话语是交谈者在对方话语的引发下才说出的话,或者说是对方要他说的话。在某些情况下,当一个交谈者成为相邻对的始发语的说话者时,他的话语往往是自启话语;而当他成为相邻对的应答语的说话者时,他的话语往往是他启话语。但始发语与应答语、自启话语与他启话语是两组不同的概念,始发语和应答语着眼于前后两话轮之间的关系,自启话语和他启话语着眼于话语本身是交谈者主动说出的,还是受到对方话语的“刺激”后被动说出的。因此,不能简单地将它们对应起来,认为始发语就是自启话语,应答语就是他启话语。这是因为有的始发语是受对方话语的引发才说出的,它本身也是他启话语。

如:(1)外地人:请问,火车站在哪?

广州人:你是说火车东站吗?

外地人:对,火车东站。

广州人:在天河体育中心北边。

这里的第一、第四话轮构成一个相邻对,第二、第三话轮构成一个相邻对。除了第一个话轮为自启话语外,其余三个话轮皆为他启话语。而第二个话轮“你是说火车东站吗?”是相邻对的始发语,但它却是他启话语。再者,同一相邻对的始发语和应答语只能由不同的交谈者在不同的话轮中说出,而自启话语和他启话语可以分别在同一个交谈者的不同话轮中出现。

如:(2)甲:明明,打个电话给你叔叔,叫他晚上到我们这儿吃晚饭。他的电话号码你知道吗?

乙:知道,好像是6564624。

甲:不对,是6564264。

第一话轮为甲的自启话语,第三话轮为甲的他启话语。自启话语和他启话语也可以在一个交谈者的同一个话轮中出现。在这同一个话轮中,往往前一部分是他启话语,即对前面对方话语的应答;后一部分是自启话语,即在回答完前面对方的话语后,交谈者自发地启动一些新的话语,这些新的话语跟前面的话语无关,是交谈者为了使交谈继续进行的需要“另外”说的一些话,这些新的话语往往又能成为下一个相邻对的始发语,引发出对方的应答语,也就是对方的他启话语。

如:(3)艾蓓:啊!是你呀。

肖北:正是在下。你好。

艾蓓:你好。怎么瘦了?听说由于我的恶作剧,使你的病情加重,正在发烧?

肖北:有点感冒。没什么。你在准备做蔬菜沙拉。

艾蓓:你真是聪明人,一看就透。刚才是你站在山坡上吗?

肖北:大概是我吧,怎么?

艾蓓:原来是你,没什么…… (杨利民《北方的湖》)

此例第四个话轮的前一部分“有点感冒。没什么”为肖北的他启话语,它是受了前面艾蓓话语的影响才说出的话,是对前一话轮作出的反应;后一部分“你在准备做蔬菜沙拉”为肖北的自启话语,它是在不受前面艾蓓话语影响的情况下自发说出的话语。这部分话语同时又成为相邻对的始发语,引出下一话轮的应答语,即第五话轮的前一部分“你真是聪明人,一看就透”。正因为这一部分是前一话轮的应答语,所以它又成为艾蓓的他启话语,而该话轮的后一部分“刚才是你站在山坡上吗”,由于跟前面的话语没有关系,因而成为艾蓓的自启话语。该自启话语同前一交谈者肖北的自启话语一样,也成了相邻对的始发语,引出了肖北作为应答语的他启话语。

这段对话之所以能够一轮一轮地替换下去,跟双方都交互使用自启话语和他启话语是分不开的。他启话语是要把话轮从对方那儿接过来,而自启话语是要引发对方的话轮,这样一来一往,维持着话轮替换的运行。

二、自启话语和他启话语在交谈中的功能

我们知道,在交谈过程中,交谈者双方打过招呼,相互问候之后,就要进入富有实际内容的交谈,也就是交谈要围绕一定的话题来进行,而且一次交谈,往往不止谈论一个话题。在一个话题结束之后,双方谈兴未了,还想继续说,这时交谈者就会引入其他新的话题,接着谈下去。新的话题有的跟前一话题相关,有的跟前一话题不相关。这些相关话题和不相关话题是怎样引入的呢?

从前一部分的分析可知,无论是自启话语还是他启话语,都起着推动交谈顺利进行的作用,若没有一方的自启话语,就没有另一方的他启话语;若没有一方的他启话语,则对方前面的自启话语就失去了意义。

自启话语和他启话语是交谈中话题的提出与发展的载体,二者缺一不可。自启话语能够提出交谈的第一个话题,也常常引入跟前面的话题不相关的新话题,不断更新交谈的内容;而他启话语则对前面提出的话题加以延伸、发展,也常常引入跟前面的话题相关的新话题。因此,自启话语和他启话语在交谈话题的提出、新话题的引入以及各话题的发展方面起着重要作用。

自启话语除启动交谈的第一个话题外,在交谈过程中,它通常引入跟前一话题不相关的话题。自启话语通常在这样几种情况下引入不相关话题。

1.前一话题结束之后,为了继续维持交谈,交谈者经过短暂的思考,用自启话语引入另一个新话题。

如:(8)甲:我刚来这里,什么规矩也不懂,你多提醒点。

乙:好,既然你说了,该提醒的我就会提醒。

(冷场5秒钟)

甲:你去广东打工已经有几年了?

乙:五、六年了,九五年起我就一直在广东打工。

甲乙谈完前一个话题后,出现短暂的冷场,为使交谈继续,甲用自启话语提出另一个不相关的话题,谈话继续进行。

2.交谈的一方对原先的话题不感兴趣,而双方又还想继续维持交谈,不感兴趣的一方就会用一些劝阻性的话语直截了当地阻止对方继续谈论原来的话题,紧接着用自启话语将交谈转入新的话题。

自启话语前常用的劝阻性话语如:“这件事我们以后有机会再谈吧,今天我们谈点别的。”“我们不谈这个,谈谈……好吗?”等等。使用这些话语,既阻拦了对方再说下去的势头,又不失礼貌,顾全了对方的面子,达到了引入新话题的目的。

如:(9)甲:阿宏,好些天没见到你了。你的个人大事怎么样了?有眉目了吗? 乙:我们不谈这个。诶,我想问你,什么时候有空帮我看篇文章? 甲:随时都有空。

这里,甲先提出一个关于乙的婚姻问题的话题,乙不想谈论这个话题,就用“我们不谈这个”来回避这个话题,然后用自启话语引出下一个新的话题。

3.受交谈场合一些情境因素的影响,使用自启话语引入新的话题。

这里的情境因素主要是指一些非语言的因素,如眼前的景象、声音、气味、陈设、物品乃至情境的变化等,都是引入新话题可利用的因素。情境的变化,包括气候的突然变化,以及双方交谈中突然出现第三者,等等。如前面例(3)第四个话轮的自启话语“你在准备做蔬菜沙拉”是受眼前情景的影响而说出的,引入一个跟前一话题毫不相关的新话题。再如:交谈双方在议论某人、某事时,第三者突然出现,而他们又不想让第三者知道,原先的话题进行不下去了,但说话者为了打破冷场,就马上使用自启话语引入一个跟前一话题毫不相干的新话题。

他启话语的作用主要体现在两个方面:第一、交谈者提出一个话题后,双方用他启话语来对话题加以延伸、发展。如例(1),外地人提出自启话语后,双方用他起话语完成对这一话题的交谈。第二,他启话语能够用来引入一个跟前一话题相关的新话题。交谈者使用自启话语选择好恰当的话题后,双方就要围绕这个话题轮流说些他启话语,在说他启话语时,常常还会自然而然引入新的话题。这种新话题跟前面的话题相关。

如:(4)甲:“昨天晚上,蚊子真多。”

乙:“我睡得很好。”

甲:“我在家的时候,也睡得很好。”

乙:“你的家在哪里?”

甲:“我的家在西关。”

乙:“那里有瓜子卖吗?” (沈开木《现代汉语话语语言学》,前面的说话人甲、乙为笔者所加)

这里第一个话轮是自启话语,其余全是他启话语。这段对话共有三个话题,第一个话题谈的是蚊子多影响了甲睡觉,第二个话题是乙询问甲的家庭所在地,第三个话题是乙询问甲的家乡有没有瓜子卖。除第一个话题由自启话语引入的外,后两个话题都是由他启话语引入。

相关话题往往是交谈者“意兴所至”使用他启话语临时引入的,引入的方式多种多样,常见的有:

1.借助式。借助对方话语中的某一部分构成他启话语,引出新话题。

如:(5)甲:你家在哪里?

乙:在江西。

甲:江西的庐山很有名嘛。去年暑假,我还去旅游了。

这里甲在第三话轮借助乙第二话轮中的“江西”这一部分,构成自己的他启话语,引出一个跟前一话题相关的新话题。

有的借助式并不直接使用前面话语中的某一部分,而是使用一些代词或别的名词来指代前面话语的某些内容,意义上有关联。

2.转移式。交谈者的他启话语看起来像是在补充、发展对方所说的话题,实际上却在转移话题。

如:(6)甲:昨晚3108教室的报告非常精彩,这是我听过的最好的报告之一。

乙:我也去了。人太多了,把我挤死了,我的手表都挤掉了。真倒霉!

甲的自启话语谈的是报告很精彩,乙的他启话语一开始说“我也去了”,似乎是在补充甲说的内容。可乙后面转移了话题,讲的不是报告,而是自己如何被挤。

3.追问式。交谈者用问句构成自己的他启话语,连续多次追问对方,逐步把话题引开。

如:(7)甲:你们寝室住了几个人?

乙:三个。

甲:另外两个是哪里人?

乙:一个是云南的,一个是黑龙江的。

甲:云南那个好说话吗?

乙:好,挺好说话的,人特别热心。

甲:那你能不能叫云南那个同学下次给我带点云南白药过来?在这里我很怕会买到假药。

乙:行,没问题。我想他一定会给你带的。

此例中,甲在第一话轮说了自启话语,随后连续三次用他启话语追问乙,从问甲寝室里住了多少个人,到问甲能不能叫人给他带药。显然,这是两个不同的话题。

这种相关话题的引入,是在交谈中自然获得的,也就是说,交谈者在说他启话语的时候,从一个话题逐渐“漂移”到另一个话题。其转换之自然,有时连交谈者自己都察觉不到,交谈依然能够保持原先的状态。

从以上分析可以看出,正是交谈者通过自启话语和他启话语引入和发展一个个话题,双方你来我往,两种话语在交谈的双方之间,在同一说话者的话轮内部或话轮之间来回变换,推动着交谈中话题的提出、话题的发展,新话题的提出、新话题的发展……这样一个循环过程不断地向前运动,使交谈得以持续下去。

三、自启话语和他启话语在不同交谈者中的使用情况

在实际交谈过程中,不管是两人参与的,还是三人以上参与的,每个交谈者所说话语通常都可分为这两种类型。一个交谈者在交谈中纯粹说自启话语或纯粹说他启话语的情况是不多见的。在别的一些场合,如法庭讯问,法官有可能只说自启话语,被审对象有可能只说他启话语。在某些面试的场合,考官有可能只说自启话语,而考生有可能只说他启话语。但这些场合毕竟不同于一般的交谈。在日常交谈中,熟悉的人之间的交谈,双方都有相互合作、求得交际成功的愿望。双方一般都要说出自启话语和他启话语,以推动话轮的连续替换。但由于交谈者个性的不同,他们在同一次交谈中所说的自启话语和他启话语并不是均衡分布的。善于言谈的人,能够说出更多的自启话语和他启话语;而不善于言谈的人,除为应对对方说出一些他启话语外,自启话语说得较少。因此,两个健谈的人在一起,由于双方的自启话语和他启话语都多,可以引发对方的话语也多,交谈就显得活跃、热烈;而两个沉默寡言的人在一起,双方的自启话语和他启话语都少,话轮替换的次数很有限,因而常常陷入冷场的局面。两个谈话人,如果一个健谈,一个不健谈,那么二者的自启话语和他启话语悬殊较大,不健谈的一方自启话语很少,而他的他启话语也只是被动地应对对方,这种交谈不能算是一种和谐的、理想状态的交谈。当然,这是就交谈的一般情况而言的。交谈话语的多少,还跟交谈者交谈意愿的强弱有关。健谈的人,如果不想说,不大愿意说,那么他们的自启话语和他启话语也就少,达不到理想的效果。而不健谈的人,如果他对某件事情很感兴趣,非常了解或者特别想知道某件事,那么,在谈论这件事的时候,他的自启话语和他启话语就相对较多。因此,交谈中,只有双方都想说,而且都有话说,不断产生自启话语或他启话语,话轮替换才能持续进行,交谈才能维持下去。